怀化新闻网旗下站:怀化房产网

五溪论坛-怀化论坛-怀化新闻-怀化房产-怀化汽车-怀化人气最旺的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查看: 5269|回复: 73

[话说怀化] 【欢迎围观】本网记者原创武侠小说:碧海门之剑雨青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9 17:5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清柳如绵 于 2016-3-17 20:57 编辑
( `5 n; y/ b6 o
! @' d0 o1 P2 d9 Z7 V7 T
3 `% _* B8 e1 g! ~0 q4 F  U8 c  S; t5 y; X
; U0 o. e; e: T; @+ w  k
  碧海门之剑雨青衫

0 E3 P( s8 |( u; B( Y0 Q! R! w! w
        第一回 江南青衫少年

* S* ~# N% k+ _- K& @, h, R: r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 x/ h1 a6 S. D/ z- G  
' T  s$ Q8 o, E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3 [/ h) X- E+ F7 w
  " g2 E$ e0 c! t0 v
  江南是好景致,桃红柳绿,杏花梅雨,而尤以杭州为胜。以上白居易词《忆江南》两首可为明证。杭州的好景莫过于西湖了,唐诗宋词的灵韵铸就了它的温柔。苏东坡有诗云:“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赞其佳景。白苏两大才子为官杭州,疏通河道,建筑佳景,倒为钱塘百姓做了不少好事。2 j2 C/ @& l- M% L3 N
  9 c( r' ?, E: S2 U0 O& N; M  M
  此时的西湖碧水澄天,时值阳春三月,绿烟红霞,光辉袭人。慕名而来出游者,或邀家人,或携伴侣,自是热闹非凡,接踵摩肩。
: E0 Z* b/ t% p/ C  
/ J6 e0 @2 R0 M5 z3 _  然而在一家名为醉仙楼的酒馆里,却异常的安静。这里并不是空无一人,相反,这里坐满了人,只要是有椅子的地方都已坐满。但是,这些人却并不喝酒,也不吃饭,都只是静静地坐着。他们的坐姿各部相同,却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手都握着剑柄。谁都不知道这里讲要发生什么,没人能够预料。8 e; y3 D8 j3 u+ w( M: J1 O4 C
  
) H+ [$ R$ r5 i. t& L  n( x. e- g  门外忽然闪进一个人来,走到当中一个中年汉子面前嘀咕了几句,那汉子“嘭”地一拍桌子,霍地站起来,沉声道:“你都打听清楚了?果然如此?”那人垂首道:“是。”中年汉子不禁笑道:“好啊,天助我也!”他刷的一声将剑抽了出来,左手来回轻轻抚摸剑锋,道:“回龙剑啊回龙剑,今日你莫要负我!”又刷的一声还剑入鞘,大声道:“走!”* e' \$ H# N, x  p3 b3 o
  
, n7 A7 ?' t, L2 c2 @* O( [$ ]  所有的人几乎在同时一齐站了起来,跟着那中年汉子朝门外走去,前面两名汉子刚迈出了门槛,忽然“哎呦”一声翻滚在地上。一名汉子爬起来,回身骂道:“哪里来的花子,睡觉也真会选地方,大爷我让你睡!”一脚往门槛下踢去。门内众人都伸出头去,想看看一个人是怎样在睡梦中被踩成肉酱的。只听咔嚓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众人脸上神色不禁一变。并不是门槛底下一个人被踩碎,而是那名汉子抱着自己的右脚大声嚷道:“哎哟,我的脚呀!”那汉子额上冷汗直冒,脸上肌肉抽动,咬牙道:“马总管……”
  ^( O! p3 ~" h; H  Q* {1 c# x1 a  
. q) A* C/ A+ T* M/ @  中年汉子沉声道:“小丁、小楚,救人!”两名年轻人从人群中奔出门外,在那名断脚汉子身上拍了几下,那汉子便晕了过去。
$ U  o5 m% ~# B% N8 S' n: w  . V3 p, i- ~. a* Z
  中年汉子上前两步,只见一个蓬头垢面、鸠衣百结的乞丐躺在门槛下睡觉,鼻中嗡嗡作响,口内啧啧有声,似乎正在梦中享受皇宫大内的珍馐美食。他的目光闪电般在那乞丐身上扫了两遍,道:“年轻人不懂事,得罪了丐帮的前辈高手,请阁下恕罪。”那乞丐喉咙里嗯了一声,翻了个身,却继续睡觉。2 N5 O1 J: u0 f# A# b; h
  & T. V) H- g0 Z6 j; c7 G- {
  中年汉子眉头一皱,回头道:“跟着我走。”提脚刚想跨过那乞丐,不想他忽然坐了起来,这一脚刚好踏在他身上,只觉脚底下一股大力重来,汉子心下暗叫不好,噔噔噔连退了三步,方才拿桩站稳。他哪里受到过这种侮辱,不禁又羞又愧,厉声喝道:“阁下是何方神圣?一再挑衅,意欲何为?”
# c! ~  e5 |/ r  b: S, _  & o8 C0 D7 O2 i. N  v7 i- R
  乞丐啊地慢慢打了个哈欠,又慢慢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惺忪睡眼,轻吟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你们这帮人要去杀人就杀人吧,也不要大声嚷嚷,吵得人家睡不好觉啊!”
$ Y- P6 h9 [, E  T' v8 N  
- ]8 m' k0 F6 A9 d  中年汉子“哼”了一声,冷笑道:“我马家堡做事,想来简单方便,不像有的帮派,仗着人多势众,帮内一点子鸡毛蒜皮的小时,也要闹得人尽皆知,轰动江湖,还自称是武林泰斗,几万人的脸都给丢尽了!”言下之意,自然是讥讽丐帮。
: y3 x, ~' K9 ?% u' M8 `0 h) T  , t8 D. T6 B2 f. L- v. h
  不料那乞丐听了却并不生气,笑嘻嘻地道:“你说的是丐帮吗?嗯,这丐帮也确实有点小题大做,太不像样,可人家光明磊落,比起你们马家堡龌龊卑鄙来,要强得多了!”
' A- Y  e- d- d, S+ Q  ; \/ R6 B$ T0 _% f9 u# W, V
  中年汉子双眼一抡,怒道:“阁下今日是特地来找茬的了?”乞丐笑道:“马三啊马三,难为你为人家做了十几年总管,却连人家做的什么买卖也不知道,江浙一带,数你最冤了。”1 T# \2 ^& N3 q3 }! D( r/ d
  
. s. E/ L8 Z2 O5 y6 k  中年汉子阴沉着脸,道:“难为阁下记得区区贱名,可是马家堡待我恩重如山,阁下言辞尖锐,在下倒要讨回一个公道!”
7 P$ H4 L+ O, F2 A/ }- ]  " B2 S# V5 B# P5 v7 c8 w2 Q
  那乞丐微微笑道:“你待怎地?”& L7 s0 E3 m$ i; |% ~2 ]; S/ C: j
  
2 a. p6 U9 K6 Q# a+ w9 W. i7 c  马三一双鹰眼紧紧地盯住他,只见对方目中精光闪烁,心想此人内功之高,实在我之上,丐帮中如此人物,至少也应在八袋长老以上,怎地此人身上却连一袋也无?听他言辞间贬低丐帮,想来也不是丐帮中人了。但不知是哪一派的高手,说不得,也只好放手一搏了。7 O  f* C$ [6 P: o0 Q4 U
  + _; L! x5 c# _6 s  L0 g  p
  当下微微一笑,拱手道:“不才领教阁下高招。”3 t4 @& ]8 i( i2 ^# B
  
2 l( ^7 j9 X# F0 P! y- L# [9 C  M  那乞丐双手一摆,笑道:“少来,今日手气不好,不想打架,只是今日之事,想求阁下赏个面子,放手罢!”
3 G9 t' O9 h, j( P  ! z5 g; P7 l) r6 C0 ?% T0 H
  马三冷笑道:“回龙剑既出,岂有不沾血而回之理,今日之事若不了结,我马三岂有脸面回去见堡主!”
% ^% G! R4 o$ x3 e  
4 e3 u& Z: t! d: i( N9 {( k8 q  乞丐从地上一跃而起,竹棍在地上一顿,喝道:“果然如此!”只见他瞪着两只牛玲般地大眼,须发俱张,神威凛凛。
0 H- V1 G* G! G5 ?! D" Z  4 _7 E, p" F4 S/ c5 ~
  马家堡众人之中,不少被他吓得退了一步。马三昂首道:“马三虽然称不上英雄好汉,但也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2 ~3 n) e6 h  k8 j  u& Z  % O4 u& s4 m8 U' A5 \# o  b( Y
  那乞丐一双牛眼瞪视他良久,忽然竹棍用力往地上一顿,大声道:“好!”马三回过神来,只见他已掠过湖边一排柳影,飘然远去。( F/ L  y+ N) q  g% y. p2 T
  
4 ~; U: ^9 P& n# t  忽听众人啊地一声,一人叫道:“马总管,你看地上这块青石。”马三低头一看,只见门槛下面一块坚硬的青石上,留下了两个酒杯般大小的深孔。他抬起头来,望着湖边那排青青的垂柳,怔怔出神。4 N2 G5 H& s' Z* F( z4 f
  5 j( b) k* C* U, Q1 k
  孤山脚下,绿柳深处,有一座气派恢弘的宅子,让人一看便知不是普通的民居。庄子青瓦白墙,漆香墨馨,烟缭琴韵,院中花木欣欣,生机勃勃。6 h# k% g2 N0 P, f0 ~1 @
  , P8 O# O& O/ B/ j. f/ j
  书房中一位端庄的妇人正在执卷看书,忽然老仆走上来道:“夫人,有客造访。”那妇人放下书卷,道:“来人是谁?”老仆递上名帖,道:“听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氏。”那妇人接过名帖一看,喃喃道:“马家堡……马家堡跟咱们没什么交情呀。”沉吟一会,又微微笑道:“来者是客,既然来了,总不能怠慢了他,客厅奉茶,我随后就到!”老仆答应着退了出去。
' }6 D1 @# w  o% W4 |  + w7 X& q& k) J2 O' a! V6 x3 @
  那端庄妇人款款走进客厅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坐了满满一屋子的人,心内不禁一惊,忖道:“这马家堡如此兴师动众,只怕来者不善哪。”当下也不做声。
+ T6 U+ _! E9 d! O4 g1 e3 G" [5 z  
7 d" W. a2 R$ L! Q  j  众人见她走进来,都站了起来,为首一条大汉拱手道:“马家堡马三见过颜夫人,颜大侠安好?”* a: U: |6 I, C5 J, \- V
  
; t) q# M* ?5 p7 i  那妇人微微点头,笑道:“阁下就是马氏三雄中人称回龙剑的马三罢?”5 o6 }1 g) h$ o# A/ d( Q! E
  
4 V7 @. k7 q" [  马三微微躬身道:“不敢。”
0 B8 Q- {' t5 V, Q* G' U' u* X  + F3 ?1 u3 ^. S) N
  颜夫人右手一摆,道:“众位请宽坐。”众人称谢坐下。颜夫人把眼向众人一看,只见人人都携着冰刃,脸上毫无表情,一排冷峻威严的神色。便道:诸位光临寒舍,不知所为何事?”3 G  G  S& V, o! d1 n% g) A
  
! f, F- k9 o/ g- |  马三冷笑道;“马家堡众人草莽卑贱,怎担当得起这‘光临’二字,我等此次前来,只是为了讨令郎颜公子的一句话。”8 C1 p8 K& t( J- u; _7 L' F
  7 j  t8 d( b; X% E: {: n0 Q8 S
  颜夫人微微皱眉,道:“不知犬子有何处得罪了贵堡?”
9 n: V8 B8 E% J1 Z3 b  
3 ^/ @- u$ Q# ~) M# ]% V+ }  马三道:“得罪二字,如何敢当啊?不过是马家堡众人浅陋无知,承蒙令郎指教而已,可恨当日在下未能一睹颜公子风采,今日有幸倒要请颜公子不吝赐教!”8 m: z) k: J0 M& e1 c- ^
  
2 t2 }. [6 o& S  颜夫人听他话中带刺,也不分辨,沉住气道:“犬子有何过错,不妨明言,只是现下犬子外出未归,众位想要见他,怕是难了。”, n; H- l& G4 {  X
  
* @% _! [* E) j# G8 m2 I  马三冷笑道:“真是不巧,我等特来拜会,哪知颜公子恰在此时出门,只怨我马三无福,不能当面求教了!”
: Y2 _  a. x# Y: T  3 V4 j6 e1 f- d) i4 k
  颜夫人亦微微笑道:“阁下福分却也太薄了些,我儿纵然知道,也会避之不及,退避几里。”言下之意,自然是说你们这些人俗不可耐,臭气冲天,遇见了自然要避开。! W8 A: v# O  `- S" v" m) X" W( y
  & G' l/ O) g( n* v' r0 O- {
  马三面色微变,轻轻咳嗽两声,道:“既然如此,凡事便请颜夫人做主了。”
6 B, U) L. h1 l7 Y/ C& h2 {  8 l4 C0 N: z* _" ?# m$ d6 F
  颜夫人轻轻颔首道:“正是。”& q; |. o2 l% x3 V) n* y
    e2 y5 \+ N! X6 K) Z  q% P
  马三便清清嗓音,道:“上月间,我家少堡主在太湖游玩,无缘无故被令郎颜公子打了一顿,断去一臂,卧床两月,至今已成废人,请教颜夫人,作何处理?”他每说一字,无不咬牙切齿,声色俱厉,几句话说完,早已是睚眦目裂,眼中仿佛喷出火来。& s: i7 H5 p' x# q% I, C
  + T: `0 {0 @$ ?
  颜夫人乍闻之下,面色不禁一变,但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自己的亲生儿子会贸然出手打人致残,问道:“阁下可是弄清楚了,确实是犬子所为?”
6 o! t; h5 y" Y1 u  
3 f5 x2 n( q9 J! j" z  马三道:“在下当日倒不在场,否则也不会让人家骑到头上去!马清,当日是你陪着少堡主的,你就把事情始末说来给颜夫人听听!”
+ ?. m: u0 B( [9 p! i! q  
. k5 u( o! f9 b, L6 {# p  众人之中走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应道:“是。”又顿了一顿,道:“当日少堡主在家闷得慌,听人说起太湖最近又添了几件新玩意,便叫上我和马杰陪他前去游玩。我二人陪着少堡主乘舟游了太湖,访了名……嗯,名师,傍晚便将船泊在岸边树下,刚要上岸离开,却见柳荫深处荡出一艘画舫来,那画舫之上,坐着一对青年男女饮酒弹琴,好不快活。我家少堡主见那女子气质不俗,相貌非凡,便大声道:‘小姐国色天香,诗酒江湖,找乐子却对着一块木头,未免太也无趣,不如让大爷……’”& L, a, W! k8 _8 Z6 d4 v$ C
  1 h- J  ?* j. Y3 ]$ Z! l: a
  马三不待他说完,砰地一拍桌子,怒喝道:“放你娘的狗屁!这番无耻下流的言语自然是你马青马杰所说,何必赖在少堡主的头上!”
) J6 E$ r* Q( h  
' `! r  u. O9 d8 T5 J( n+ d( \  马清吓得面如土色,头如捣蒜,道:“是,是,是。”颜家大厅里的管家、丫鬟、老妈子舞步笑出声来。颜夫人亦嘴角含笑,想到:“难得马家堡上下把一个少堡主当作宝贝,我还道是什么货色,却原来是这样一个活宝!”$ |* E( j3 z! q( v; o
  
, B- w' d4 F& N! b+ z& d) g+ s  只听马清续道:“当时只见那女子手臂一舒,把一壶酒都泼上岸来,幸亏少堡主身手敏捷,才闪过这一片酒水,我和马杰二人哪里见过这等泼辣的女子,正想开口叫骂,只听舫上那青年男子道:‘此地不知哪里跑来三匹页码,只觉臭气刺鼻,俗气冲天,叫人兴致全无,姑娘,你我还是避远些好。’那女子点头道:‘甚好。’两人便命船夫将船摇开去。我三人听他出言讽刺,哪容他说走就走,马杰脾气最火,一声大喝就跃上船头,伸手向把那男子揪起,哪知反倒被那少年不知用什么手法甩下湖去。我正惊异那少年与我们三人年纪相仿,为何武功会高出许多,少堡主已经跃上船去。假若当时少堡主不跃上去也就不会被打成重伤了。我哪里知道,那个青年男子便是鼎鼎大名的西湖双侠贤伉俪的公子!”
5 J, x% P9 E4 o( O$ p  G# h  0 a& e3 i  u5 L9 ?+ q2 Z4 [" q1 Q: U. v
  颜夫人冷冷地问道:“后来呢?”
/ o7 M/ y+ i7 u3 I2 w- y# F! R  # \+ \) L$ G* [/ S/ F, z
  马清道:“后来,自然是我与少堡主跃上船,被令郎打了个半死,我马清武功粗浅,又晕了过去,醒来时却只见少堡主躺在旁边,全身都是鲜血,肋骨断了三五根,左臂诶齐肩砍断,抛在一边。”6 T, e7 e, l% o3 _5 m" Z
  ' L+ H0 F6 \# B* Q; ]. n5 H& C
  众人听他说完,舞步心内一惊。颜夫人却朗声问道:“事情果真如此?”
7 a* q' u6 @' V# h( k+ H. }  7 K$ k2 c7 {  B% }5 ~- y- P
  马清道:“自然是真。”
* ?$ }+ N5 s% v% {# C' v4 l+ F  
6 e& w1 |; P3 v% ~0 m) e  颜夫人脸上却又异样颜色,方欲开言,只听屋顶上哐哐两声响,屋檐上掉下两个人来,落在门口阶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9 19:36: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溪论坛再现神作,挑战《秘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9 22: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旁边转出一个执帚老仆,朝颜夫人躬身道:“夫人,屋上扫下两个王八来,请夫人发落。”4 B. ]0 q( x5 l1 I4 r
  . A2 I# A* S0 o1 h
  颜夫人抬眼看那两人,心中不禁冷笑,马三脸上却一阵尴尬。只见那两人劲装短剑,正是马家堡来人。
+ I9 V9 ^7 C3 ]0 g+ f) N9 C6 m  
7 h8 G) X& T7 Q+ C1 a  Q: L' p/ x  颜夫人笑道:“既是王八,便扫入湖中去罢!”老仆应道:“是。”手中扫帚回旋,在两人腰间轻轻一扫,两人便“嗖”地一声,飞了起来,朝墙外飞去。眼看就要翻落墙外,厅中座上忽人影一闪,马三闪电般跃出,箭一般往两人身后射去!他人在半空,伸出双手往两人肋下托去,满拟轻轻一托,两人便会被制住,哪知手掌刚一触及两人身体,只觉一股大力向己推来。马三心中大惊,慌忙使个“千斤坠”功夫往下坠去。怎奈双脚踏陷入地下两寸,仍是稳不住身形,直被推出七八丈远。
/ a( n( Y; F) R) f' o  
, c" \1 O  i& }# h$ x. C: Q! Y3 `  马三脸上一片羞愧,一张马脸涨得通红,想到:“颜家一个老仆武功已然如此高强,我马三算是认栽了,可马家堡却也不是好欺负的。”当下强忍住胸中一口恶气,沉声道:“颜夫人未免太也骄纵下人,一把行将入木的枯骨也欺负到马家堡的头上来了。”
* W( m. w8 Q- r  " I' ^# @, E. p" E6 J4 L- Y
  颜夫人冷笑道:“倒是贵堡主太将颜家放在眼里,连寒舍的一草一木都要细细观摩么。我既已说过我儿不在家中,何以贵堡之人竟私闯内宅,未免太不将西湖双剑放在眼里了!”
- v8 {( O' P* h( C  * A% y4 E) K5 V4 W/ {  \2 `  T
  马三道:“事情既已说明,便请颜夫人拿句话来,对我家少堡主作个交代!”
% i! n" O% m: `" e  3 t! g. C2 Q" `/ d
  颜夫人方待开言,只听屋顶上一个清脆的女声叫道:“且慢!我倒要先请马家堡作个交代!”话音未落,一阵环佩叮咚之声响起,只见一人从檐上掠过,飘进厅来。众人见她身着一袭粉衫,颜色娇美,姿态轻盈,眼前俱是一亮。$ v3 l$ I5 Q7 f6 J% J
  " C) `" i( T- e; W% H3 N+ f
  那女子款款走到颜夫人眼前,盈盈下拜,道:“小女子冒昧擅闯贵庄,实乃事出有因,请颜夫人见谅。”! q7 ]) N* Z, v+ ?) c
  
; }. a+ \$ E8 }. U  颜夫人微微笑道:“来者是客,姑娘不必拘礼。”6 h3 R# o# B  `5 v* C( f
  8 s4 ]# Q9 G& p+ c3 I4 X9 y2 X
  那女子道:小女子有事要向马家堡问个明白,权且借贵庄做个说话处,请夫人成全。“颜夫人见她温婉执礼,料事出有因,便道:“姑娘请便。”  @. r4 w1 m, E3 r- ?
  ) F2 H# W. j+ j" R. o, U
  那女子道了声谢,转身走到马清面前,冷冷道:“你可还认得我?”马清一见之下,不禁浑身发抖,颤声道:“你,你是……”他话为说完,早已牙齿打颤,仿若见了厉鬼一般,撒腿往厅外跑去。% q6 \2 n9 R/ o: x0 q0 t. m- o
  
% h+ S" J& ~$ D- K+ c  马三大喝一声:“站住!”抢过去挡在门口,怒道:“马家堡之人怎能如此没有骨气,见人便吓成这个样子,你倒说说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 T8 G2 L* c& _7 Y  
1 M7 n  P, T8 Q1 j, p  马清颤声道:“她……她便是那个与颜公子在船上喝酒的女子。”2 u! y! D+ L. b  Z. O3 @& ]
  ( ^7 v2 i# [) X) Y( o* g. k# I
  马三道:“那你怕什么?”马清颤声道:“我,我……”4 G* w: f& t; c6 m6 d1 S% j5 b
  
2 j) |$ Y2 m. B! Y  那女子冷笑道:“你倒还认得我,我问你,你为何要编个故事来骗颜夫人!”
; O/ F- y% d- F  
6 t2 B. m/ |' }% c+ K9 L  马三大声道:“马清所言,自然句句是实,姑娘休要胡说。”: D- m0 D2 A+ ?' j% i; Z% @
  
( R8 p9 K  g2 }  那女子朗声道:“属实与否,你问问他,自然就知道了。”- i6 q! {# d1 y9 k$ S( i
  9 |. j$ f) }' D, i1 e7 O
  马三回头去看马清,马清点头似鸡啄,道:“我说的自然是——是真的 !”4 M0 h3 Z# _- d; ?& s$ i
  
' Z8 H/ R; _% C  颜夫人心知有异,道:“姑娘当日既是与我儿同在舟中,便将所见所闻说来听听。”
+ h6 A1 t4 D5 x# c- M; V  
/ O: ]9 g) D( W  那女子道:“颜夫人不问,我也正要说,当日我有幸得遇颜公子,便邀他一同游览太湖,我二人正在兴头上,哪知他们三人便窜出来捣乱,出言不逊也就罢了,竟还敢跃上船来动手,颜公子便替我教训了他们几下,之后便告辞他去。”0 Y8 S. C1 i6 a& m+ Z# \
  
% m( i( F" ^+ B! V; G3 C  马三冷笑道:“你说的倒是轻描淡写,谁知道‘教训’便是把人打成残废呢!”% D$ z! N4 ~) z: l: J* S
  
! O8 [, e8 t2 G( N: Y  那女子一双星目冷冷瞪着马三,道:“那个混蛋的手是我砍的,肋骨也是我打断的,这全是他罪有应得!”, [8 a, G5 K5 H
  
* l. v; Z. h- A0 F5 s% v" W  马三乍闻之下,一时错愕在当地。( c* b0 I# F, n% |+ Q
  ; A2 R4 T* M4 _& H) B
  那女子回头向颜夫人道:“夫人你放心,这件事与颜公子无关,全是我一人所为。”
; c0 C3 T3 x. z' _  U% R6 E  
2 b# g! H$ V5 F; t# R+ H  颜夫人道:“姑娘,你……”
8 y& Q  K, g1 E1 e6 D) I1 U! F  & \: M; D2 O4 D3 ]# R' d0 m
  女子道:“夫人,当日我别过颜公子,便在湖滨一家客栈留宿。谁知这一留宿,却枉送了我一名婢女的性命。我拿命婢女名唤烟儿,乃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收留在我家中服侍了我五年,最是善解人意,当晚我与她在窗下闲话,不觉话到深夜,更深夜凉,我便将身上那件貂裘解下来披在她身上。在灯下坐了大约两个时辰,正欲吹灯睡去。店小二突然来敲门到:‘小姐,有位大爷有封书信命小的呈交。’我开门出去,店小二递给我一封书信,说说一位阔公子送来的。我正纳闷怎么会有人投书与我,打开一看,不禁心中有气,原来是马家堡那混蛋送来的,说是今日我仗着有人相助才将他三人打入湖中,不算本事,有种的到湖边再一决胜负。我当时恼他出言无状,便不及多想,往湖边奔去。时近三更,湖边一片漆黑,四下里望不见一个人影。我沿着漆黑的湖岸奔了一阵,什么也没看见,暗自纳闷他何以言而无信,却也无法,只得依旧回客栈。”; E6 s& e/ s2 J' @. Y& M6 ?
  
$ X8 b. Q% I2 d  “走到房门口,却见房里一片漆黑,我当是烟儿睡下了,也不唤她,轻轻推门进去。突然背后和颈下穴位一麻,一个男人声音道:‘大爷我正在兴头上,你这小丫头偏要进来扫兴。’我听那声音,正是马家堡的那混蛋,可恨我当时全身动弹不得,不能将他碎尸万段!”7 P7 O8 R; k% j  i% ?' q
  7 W- Q% j( T9 j' n) W$ D9 ~
  那女子说道此处忽然情绪激动,眼泪在眼眶中滚来滚去,走到马清之前,厉声道:“你们这三个畜牲,连一个孤苦无依的婢女也不放过,把我引出去,就这样将烟儿给……给侮辱了。”3 |% a! R; o3 Y; }9 L5 @3 O) Q4 q
  / ^( \1 P+ y. A
  那女子说至此处,再也忍耐不住,眼中泪水夺眶滚滚而下。
' v  z  S& s' w, ^0 _; l* u5 x  
9 p5 H6 Y7 X' K, ]5 P  颜夫人心中不忍,走过去握着她的手,道:“姑娘,烟儿若知你待他如此恩深情厚,也会极感戴你的。”
$ d) J. l& C5 Z# K  
8 i3 C4 M- _5 a2 j5 K- ]3 n1 \5 O  那女子泣道:“夫人,你不知当时我内心何等痛苦悲愤,我眼睁睁看着烟儿在我面前收人侮辱,我却不能救她,我,我……”她情绪激动,已说不下去。
0 P: ~/ W3 U8 j2 D' U  ; U0 S( }1 s7 U6 |
  只听刷的一声,女子拔剑指着马清道:“单日你从我剑下逃走,今天我要你加倍奉还!”剑尖一抖,正欲往他胸口刺去,马三突然中指一弹,荡开她手中长剑,伸手在马清箭头一扳,把他带了回来。
  K& n; z8 e, g- Z9 B% f  ; {5 U/ w: {, v, H# }" Z% A$ o% d
  那女子道:“怎的?他做下如此禽兽之事,你还要回避他不成!”
, o5 O* r* b5 b2 X$ F0 u# i  7 \6 u" }1 K3 G/ j+ Q( x
  马三道:“此事是真是假,光凭你一面之词,实难断定。”5 {6 J" U' }3 s4 m5 {
  & j; o; _& j# U
  那女子面有怒色,眉间一挑,道:“他的命,今日我是要定了。”手腕一抖,剑尖往马三身后的马清刺去,马三左手轻轻一抬,弹剑挡住,右手往她腕上扣去,两人就厅内动起手来。
7 a  a" ~1 u# ]) _  
4 e) I: o# o8 Q8 _0 M; m2 W  颜夫人心想今日之事,只有逼马清承认,才能平息这场恶战,令马家堡之人认错而退,又可洗脱我儿罪名。她放眼望去,只见马清正慢慢往门外挪动,拟待伺机而逃。颜夫人朝门口那执帚老仆使了个眼色,老仆会意,扫帚在马清背心轻轻一拍,道:“别动了,当心变成刺猬。”马清只觉背上一阵疼痛,有如针刺,吓得呆在当地。
0 Z& t4 ]5 [' W, G. F) }1 i2 V  2 z( T7 i! \, d. z. |& P
  此时马三与那粉衣女子一人使掌一人使剑斗得正酣,只见两人拳来剑往,各展生平绝学,堂中只觉冷风渐起,吹得众人衣衫蟋嗦鼓动。马三一双肉掌在剑光中飘飞舞动,招招夺命。他心想此时不论是真是假,都与我家少堡主名声有关,倘若被你声张出去,我马家堡从此不用在江湖上混了。斗到酣处,马三左手运气,刷地一声弹出了回龙剑,人也跟着跃起,半空中接住长剑,翻个跟斗,往粉衣女子刺去。
, o8 E6 h, F2 M5 T+ m  
/ f( E* F* @9 J: p1 y8 [, [7 B1 _  粉衣女子见他剑尖一片白光,虚虚实实,往己头顶“百会”、“期门”等重穴上刺来,不敢硬碰。挥剑护住面门,脚下借力,往后跃出数丈,冷笑道:“怎么?马家堡想杀人灭口么?”马三阴沉着脸,喝道:“废话少说,看招!”回龙剑剑尖抖动,寒光闪耀,正欲刺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0 11: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留个楼 慢慢看 支持一下 现在能沉下心来写小说的真不多··楼主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0 15: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u=2583385316,157217160&fm=21&gp=0.jpg / N- d! c, U1 s: T' b0 w9 E6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0 15: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占楼慢慢看。。。。支持原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0 16: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0 18: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写小说是种沉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0 21: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看出,作者的文学功底深厚,点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0745news.cn Inc. ( 湘ICP备06016756号-1  

GMT+8, 2018-5-24 00:59 , Processed in 1.36796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