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新闻网旗下站:怀化房产网

五溪论坛-怀化论坛-怀化新闻-怀化房产-怀化汽车-怀化人气最旺的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8760|回复: 0

[话说怀化] 这一刻,我们的心是热的--写在读完彭书记的嘱托与《山果》一文之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7 22: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一刻,我们的心是热的
——写在读完彭书记的嘱托与《山果》一文之后

/ _- a1 n$ h3 E# @0 M9 X
   
        9月7日,怀化日报在头版头条刊发了《山果》一文,市委书记彭国甫写下了他的读后感与寄托。读完之后,久不能言,只觉得喉咙里像有什么东西哽咽住了,但我的心,却是火热热的,依旧扑通扑通的跳着,只是比平常似乎更加有力一些。
        这一刻,我相信,我们的心都是热的。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我们可能职务高低、身份不同、背景不一,我们的目的始终如一:让贫困群众早日脱贫,奔小康。
彭书记的一句“人在做,天在看”,让我心灵为之一颤,原来,那些最深刻的道理总是用最朴素的语言来表达,然后,引起共鸣。
        我相信,此时此刻,怀化上下,从市委书记到最基层的支部书记,从党员干部到普通群众,心,是连在一起的,血,是融在一起的。
        是的,那一个个可爱的、质朴的“山果”,看得让人心疼,那一个个平凡的、默默付出的农民工兄弟,看得让人心碎。他们,就在我们身边,他们,同样有血有肉,同样怀有一颗善良纯洁的心,同样想把日子过得更好。
但仅仅只是心疼与心碎是不够的,更加需要的,是我们所有人的用心,一颗实干的心、一颗坚定的心。
身为一名共产党员,我们讲党性,“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绝不是写在墙上,贴在画上,而是得落在行动上,行走在乡野间,与咱们的贫困群众一道,想办法、出主意、搞产业、谋发展。我们是谁?我们是“驮着贫困群众过河”的人,是“挽着贫困群众的手走出贫困”的人,是有信仰、有信心的人,是千千万万个扎根基层、贫困群众不脱贫咱们就不离开的人。
        这些年来,我行走在田野间,和家人的时间少了,听到家人的抱怨多了,但又如何呢?这些年里,我身边可爱的农民兄弟多了,乡里的产业丰富了,这里的变化更大了,我又如何能不欣慰?相较于家人,我收获更多的“家人”,在村里,走进任何一户人家,他们都把我当做亲人,我想,这就是彭书记说的“人在做,天在看”吧。
     有人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是多大的缘分,才让我和现在村子里的群众走到了一起。除了感恩与撸起袖子加油干,我还能说什么?
        从2013年开始,四年时间过去了,我还能清楚得记得习近平总书记对于贫困人口全面脱贫所提出的希望和对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庄严承诺;我还能清楚得记得建档立卡时的情形,我还能清楚记得我们最初用脚步丈量贫困,用一家一户上门的方式搞调查,用内外结合的方式搞调研,用摸着石头过河的心搞产业;用冷静的头脑分析老乡们致贫的原因;我还能清楚得记得当时村里的落后面貌,老乡们的日子过得真的不好。
        几年下来,我们共同努力,不论是我所在的村,还是我们怀化其他的贫困地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贫困人口已经减少了一半左右,贫困人口的人均的纯收入也增加了很多,路修通了、房建好了、基础设施也搞起来了。贫困并不可怕,可怕的永远是缺乏脱贫的决心与实干的精神。我们的怀化,秀美多姿,物产丰富,我们农村的贫困群众,质朴善良,我们少数民族的兄弟姐妹,憨直纯净,我们需要的,是“发现美的眼睛”与“让美变得更美”的心。
        这些年,怀化的脱贫也得到了中央、省委与广大人民群众的肯定。我们的精准扶贫,让扶贫更有实效、更有速度、更有质量。金融扶贫、产业扶贫、易地扶贫搬迁等系列有特色扶贫模式不仅在怀化生根、开花、结果,还向其他地区推广,我们向别处“取经”的同时,别处也向我们“取经”。
        但我们也得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决不能躺在功劳簿上沾沾自喜,我们的脱贫任务依旧很重,底子薄、根子弱,贫困人口还有40多万,时间紧、任务重,我们依旧不能有任何的松懈,还得始终把脱贫工作放在最为重要的位置,怀有更高的政治责任感。
        夜深了,秋天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早晚间已经很凉爽了。你、我,还有好多的扶贫工作者此刻或许都在宁静的村庄,静听夜的寂静,但我们内容丰盈、依旧火热,前路漫漫,仍需一步一个脚印。
                                                                                            
& t; ~- G9 G" E2 J
                                                                   一名普通的基层扶贫工作者
                                                             2017年9月7日夜 写于鹤城区黄金坳乡
. Y/ I% R% V! u6 m& Y+ @*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8 22:01:35
《我叫山果》* k: b- b/ t* Z% g" b( A
我常抱怨日子過得不稱心。我知道這麼想沒有什麼可指責之處,人朝高處走,水往低 處流 嘛。但是怎麼算過得好?應該和誰比?我不能說不模糊。前些日子我出了一趟遠門,對這個 問題好像有了一點震撼与感悟。
5 X3 B, E7 W: Q) W6 l5 h我從北京出發到雲南元謀縣,進入川滇邊界,車窗外目之 所及 都是荒山野嶺。火車在沙窩站只停兩分鐘,窗外一群約十二三歲破衣爛衫的男孩和女孩,都 背着背簍拚命朝車上擠,身上那巨大的背簍妨礙着他們。0 C# b7 P" n7 r7 e9 w8 ]+ e
我所在的車廂里擠上來一個女孩,很瘦,背簍里是滿滿一 簍核 桃。她好不容易地把背簍放下來,然後滿巴掌擦着臉上的汗水,把散亂的頭髮抹到後面,露 出俊俏的臉蛋兒,卻帶着菜色。半袖的土布小褂前後都是補丁,破褲子褲腳一長一短, 也滿 是補丁,顯然是山裡的一個窮苦女娃。
  U0 p" W+ {3 p車上人很多,女孩不好意思擠着我,一隻手扶住椅背,努 力支 開自己的身子。我想讓她坐下,但三個人的座位再擠上一個人是不可能的,我便使勁讓讓身 子,想讓她站得舒服些,幫她拉了拉背簍,以免影響人們過路。她向我表露着感激的笑 容, 打開背簍的蓋,一把一把抓起核桃朝我的口袋裡裝,我使勁拒絕,可是沒用,她很執拗。
* r% n- |, `5 ^7 T  c慢慢地小姑娘對我已不太拘束了。從她那很難懂的話裡我 終於 聽明白,小姑娘十四了,家離剛才的沙窩站還有幾十里,家裡的核桃樹收了很多核桃,但汽 車進不了山,要賣就得背到很遠的地方,現在媽媽病着,要錢治病,爸爸才叫她出來賣 核 桃。她是半夜起身,一直走到天黑才趕到這裡的,在一個山洞裡住了一夜,天不亮就背起簍 子走,才趕上了這趟車。賣完核桃趕回來還要走一天一夜才能回到家。3 M4 s- t( m( R% O! E7 n1 [
「出這麼遠門你不害怕嗎?」我問。- _" Y$ l' z  k' T) T$ L2 k' w
「我有伴兒,一上車都擠散了,下車就見到了。」她很有 信心 地說。" p3 ~! P, |; _* _2 z# n5 X
「走出這麼遠賣一筐核桃能賺多少錢?」
/ m& ]- ~- z! S「刨除來回車票錢,能剩下十五六塊吧。」小姑娘微微一 笑, 顯然這個數字給她以鼓舞。
2 q: I+ k; a% E2 r7 C* X「還不夠路上吃頓飯的呢!」我身邊一位乘客插話說。& M. ^2 l" u1 q+ A4 `+ V! i& m
小姑娘馬上說:「我們帶的有乾糧。」
* u8 L7 ?. B& @8 `$ j  f那位乘客真有點多話,「你帶的什麼乾糧?」
7 g( K: q& I% z! X- W「我已經吃過一次了,還有一包在核桃底下,爸爸要我賣 完核 桃再吃那些。」/ R. z& j  X( l" t* ~& u1 S  d% ~
「你帶的什麼乾糧?」那位乘客追問。
' f' l+ p  t& I# Z; M5 Z「紅薯麵餅子。」
0 q5 d& n; D/ c* N. P" Z/ d1 d周圍的旅客聞之一時凄然。* Q5 v2 \* \- W. l3 J
就在這時,車廂廣播要晚點半小時,火車停在了半道中 間。我 趕忙利用這個機會,對車廂裡的旅客說:「這個女孩帶來的山核桃挺好吃的,希望大家都能 買一點。」
0 o6 n5 R$ r) m( P( b有人問:「多少錢一斤?」
( r6 B7 J+ h6 @女孩說:「阿媽告訴我,十個核桃賣兩角五分錢,不能再 少 了。」) ~" `8 v+ l8 u5 K
我跟着說:「真夠便宜的,我們那裡賣八塊錢一斤呢。」- f6 e* z: z1 r: a* n: U  a
旅客紛紛來買了,我幫着小姑娘數着核桃,她收錢。那種 核桃 是薄皮核桃,把兩個攥在手裡一擠就破了,生着吃也很香。一會兒,那一簍核桃 就賣 去了多半簍。那女孩兒仔細地把收到的零碎錢打理好,一臉的欣喜。
( J2 f+ f6 I& O- m很快到了站,姑娘要下車了,我幫她把背簍背在肩上。然 後取 出一套紅豆色的衣褲,放進她的背簍。對她說:「這是我買來要送我侄女的衣服,送你一 套,回家穿。」她高興地側身看那身衣服,笑容中對我表示着謝意。此時一直在旁邊玩 撲克 的4個農民工也急忙站起來,一人捏着五十元錢遠遠伸着手把 錢塞 給小姑娘:「小妹妹,我們因為實在帶不了,沒法買你的核桃,這點錢拿回去給你媽媽買點 葯。」姑娘哭了,她很着急自己不會表達心裡的感謝,臉憋得通紅。
) p5 z, C* [0 M* ~' C小姑娘在擁擠中下車了,卻沒有走,轉回來站到高高的車 窗跟 前對那幾位給他錢的農民工大聲喊着:「大爺!大爺們!」感激的淚水紛掛在小臉上,不知 道說什麼好。那幾位農民工都很年輕,大爺這稱呼顯然是不合適的。她又走到我的車窗 前 喊:「阿婆啊,你送我的衣服我先不穿,我要留着嫁人時穿,阿婆……」聲音是哽咽的。「阿婆,我叫山果,山——果——」……!
0 }- L7 F1 T8 x% q  ' H; z: s3 V5 _% R; h: Q% Z
燦爛陽光下的這個車站很快移出了我們的視線。我心裡久 久回 蕩着這名字:山果!眼裡也有淚水流出來。車上一陣混亂之後又平靜了,車窗外那一簇簇漫 山遍野的野百合,靜靜地從灌木叢中探出素白的倩影倏爾而過,連同那個小小的沙窩 站,那 個瘦弱的面容姣好的山果姑娘,那些衣衫不整的農民工,
8 C9 [& J3 P# Z9 j9 [" t
- t6 H8 e& X! d

1 P+ L( a3 U# j0 f) T% d8 e: L
' B0 i2 c% q  Q3 o4 V) ?
支持 反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0745news.cn Inc. ( 湘ICP备06016756号-1  

GMT+8, 2017-11-21 17:55 , Processed in 1.13000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