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新闻网旗下站:怀化房产网

五溪论坛-怀化论坛-怀化新闻-怀化房产-怀化汽车-怀化人气最旺的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018|回复: 9

“爱我家乡爱我辰溪”有奖征稿启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5 12: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我家乡爱我辰溪”有奖征稿启事
这是一个可以让我们骄傲的地方,因为屈原来到这里并写下不朽篇章;这是一个可以让我们深思的地方,因为这里生活着我们的爹娘;这是一个可以让我们幸福的地方,因为这里见证了我们刻骨的情愫与理想。这地方,就是熔铸到我们心里梦里生命里的辰阳!为了弘扬辰溪文化,抒发家乡情怀,走笔青山绿水,留住美丽乡愁;为了挖掘人才,发现人才,倡导一方热爱家乡、推崇文学醇化精神之民风;辰河文化社拟定举办“辰河‘爱我家乡爱我辰溪’”大型征文朗诵演讲赛暨文化社赠送社刊《辰河》惠民活动。
1、 征文面向53万辰溪县人、从辰溪走出去的辰河儿女及在辰溪工作、生活过对辰溪有深刻印象,把辰溪视为第二故乡的人。
2、 征文题目自拟,内容只写辰溪域内的人、事及故事。
3、 文章必须原创首发,为便于评审,字数限于800字至1500字以内。
4、 奖励 第一名3000元一名,第二名2000元二名,第三名1000元三名,优秀奖十名,颁发礼包。
5、 时间:即日起至11月30日止。
6、 [url=mailto:%E6%8A%95%E7%A8%BF%E9%82%AE%E7%AE%B12979488575@qq.com]投稿邮箱2979488575@qq.com[/url]。
7、 评委最终评审、颁奖大会时间后续跟进公告。
                                辰溪县辰河文化社
                                2017年10月15日


社刊《辰河》

社刊《辰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12:38: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管理员帮忙置顶!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9 21: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点击量还好。请诸君努力写出您心中美丽的家乡——辰溪。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21: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经两级评委评选打分,县文联、县辰河文化社最终确认,“爱我家乡爱我辰溪”大型有奖征文获奖名次为:
一等奖(奖金3000元):
《和光同尘望丹山》作者:张晓宁

二等奖(奖金2000元):
《走笔辰河第一湾》作者:陈宏卫
《心中的河》作者:许自欢

三等奖(奖金1000元):
《梦里沅江》作者:米小红
《致敬辰溪“苕人”》作者:熊开武
《遥远的布村》作者:姚筱琼
《漂洋过海来爱你》作者:王松

优秀奖(赠送大礼包):
《稻花鱼》作者:张茂旭
《岁月渡口,乡情依旧》作者:李玉洁
《醉美我的家乡》作者:瞿红香
《我的城》作者:张妍
《辰溪风光,古韵悠扬》作者:瞿明群
《光明心路》作者:钟莉
《一片深情在辰溪》作者:未具姓名
《古巷志》作者:瞿涵
《辰阳名片》作者:涂德胜
《重访五宝田》作者:唐军民
《古村寻踪》作者:张莲莲
《文水泉》作者:于皛垚

这些文章会陆续在红网、五溪论坛、微辰溪等各大媒体连接刊出。
谢谢辰溪县委、辰溪县政府的大力支持!
谢谢评委刘代兴、宋永清、张家和、雷小平、廖家南的大力支持!
谢谢所有作者的倾心力作!你们的精彩,让辰溪更美丽!

另,请获奖作者注意:未留姓名、联系方式的尽快发邮件与我们联系;本月24号颁奖典礼,邀请所有获奖作者参加,明天21号发邀请函,请留意您的邮箱。谢谢!

说明:此次两级评委只看作品评选,作者姓名评委不知,评选结束后评委方知作者是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21: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和光同尘望丹山
                                 张晓宁

        书架上有本《明朝那些事儿》,得闲时常翻阅。其中最崇拜的人,便是王阳明。官至兵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精通儒释道三家,他开创出了经世心学,直追孔孟,他被誉为“千古第一等人”。
       只要是与王阳明有关的一切,陡生敬畏的我都想去触摸。这个萧瑟的初冬,我应辰溪文友之邀,泛舟沅江,顶风逆流赴丹山,只为五百年前,三十八岁的王阳明升四川清吏司主事时,路过辰溪丹山寺,并在此静坐冥思。
          萧瑟的初冬。车刷刷地驰过辰水大桥,很快便来到了沅水之畔,来到了辰溪老旧的大码头。文朋好友已经等在码头了。顺着同行者手指的方向隔河远眺,只见对岸一山巍峨耸立,古寺翼附峭壁悬崖。半面临江,下临深渊,渚清幽远。
        “看,那就是丹山寺!”
        快!快登船!那是我悠然神往之地,也是王阳明登临之处。
        冬天南方。阴冷潮湿,江面更是寒风凛冽。青色的空气,青色的水波。离丹山越来越近,沅水竟荡漾开,继而澎湃起来。稳稳的停船靠岸,我的双脚却找不到一块相对平整的落脚之地。丹山脚下碎石满地,沅河岸边乱石嶙峋。脚蹬高跟鞋的我,此刻也顾不上要去保护红亮的漆面,我急于寻觅王阳明的踪迹。这悬崖之下,曾留下过他的足音与歌吟。
       在要登丹山的那一刻,不知道为什,我竟回望辰溪县城。那小小石头城已在沅水对岸,水平线低矮地匍匐着,在沅水的荡漾里,有点委屈地扭动着倒影在水里的曲线……
        我们奋力攀爬想要靠近的这座丹山寺,是清康熙年间由知县朱兆梓在悬崖尽头因势建造的。上倚绝壁,下临深潭,重檐飞阁,鬼斧神工,自古便以“崖寺晚钟”著称,为辰溪县古八景之最,历经三百年风雨依然伫立、守望着辰阳古城。
        而丹山寺的峭壁下,那个著名的钟鼓洞,洞内外石壁上,至今还保存着17幅大小不一、字体不同的摩崖石刻,有的诗文字迹还依稀可见。石刻诗文内容有描摹古辰阳奇山异水的,有描摹大酉山、钟鼓洞及沅水风光的,也有触景生情托物言志的,多出于各代名流之手,其中就有明代哲学家、兵部尚书王阳明!钟鼓洞内的石刻,又以明代王阳明的诗文保存最为完整。
          据记载,公元1510年,屡次平定战乱,屡经仕途坎坷的38岁的王阳明被明武宗重新招用,路过辰溪,在夜游钟鼓洞后诗兴大发,一首“奇石临江渚,轻敲度远声。鼓钟名世闻,音韵自天成。风送歌传谷,舟回漏转更。今须参雅乐,同奏泰阶平。”的五言律诗直抒胸臆,大气磅礴。
       伫立在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登临的钟鼓洞前,我不禁有些激动。那悬崖上摩刻的“钟鼓洞”与洞内峭壁徐珊所题的“太古遗音”,穿透数百年光阴,震撼了我,也抚慰了我。诗心恒久,圣贤永在。而最深邃而铭刻的,却是对当年王阳明莅临于此的历史追忆与现实感慨。我不禁联想起那个遥远时代,两个才可比肩而命运迥异的人生故事。
         唐伯虎与王阳明相差两岁,都是江南人,相距不到二百公里,算得上半个同乡。两人都出身书香门第,也都饱读诗书,从小就有才名。两人没有交集,然而1499年,两人都上京参加会试。
         这一年,成了两人命运的分水岭。
        唐伯虎因为牵连进闹得沸沸扬扬的“泄题案”,从此绝缘仕途。而王阳明则顺利考中。唐伯虎45岁的那一年,王阳明刚刚平定了宁王朱宸濠的叛乱,声名正如日中天,所以唐伯虎不可能不知道他。
         此后的人生旅途上,两人也都是充满坎坷。唐伯虎自不用说,绝缘仕途,人生仿佛被判了死刑。他是一个骄傲的人。到会试的时候,却遭遇了“泄题案”,人生就此断悬式下坠。
          王阳明虽然顺利考中,但在官场上遭遇的一次劫难,却比唐伯虎更大。他得罪了当时权倾一时的大太监刘瑾。刘瑾擅权,大肆逮捕反对自己的大臣,时任正六品刑部主事的王阳明看不下去,上疏要求释放这些官员。刘瑾大怒,假传圣旨,王阳明被杖四十,贬到当时偏远的荒蛮之地贵州龙场,任从掌管驿站车马迎送的卑微官职。
        王阳明拖着血肉模糊的身躯前往贵州,在路上还遭遇了刘瑾派来的杀手,最终靠假装跳水自尽,才逃过一劫。
        就是这样两个渊源极深,出身、遭遇也极为相似的人,后来的人生道路却截然不同。
        唐伯虎从此放浪形骸,郁郁终生,在穷困潦倒中离世。王阳明却成为“立德立功立言”的一代心学宗师。
          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天差地别?答案就在他们面对挫折的态度里。
         唐伯虎有一颗骄傲的心——你羞辱我,我就跟你对着干,绝不合作。“泄题案”的判决,除了削去仕籍,还有发充到县衙做小吏。他坚决不去浙江干那个小吏,从此开始玩世不恭,游戏人生。唐伯虎还写了一首诗,表达他故作潇洒的心境: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幅丹青卖,不使人间造孽钱。
        他困顿潦倒中最后的绝笔诗是这样的: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飘流在异乡。至死,他仍然是执迷不悟,仍然是灵魂流落他乡,不得安顿。
        王阳明却依旧义无反顾地上任了,做了那个蛮荒之地的卑微驿丞。一个芝麻都不如的小官,王阳明也努力干好。本职工作之外,他还根据当地风俗教化当地土著,受到了人们的拥护和爱戴。
        而在前往贵州的路上,王阳明也写过一首诗: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
        顺境或逆境,都如空中浮云。三万里海上泛舟,犹如驾着锡杖乘着风,从高山之巅疾驰而下一样的痛快。这就是这首诗表达的情怀。
        奇迹就在逆境和困顿中发生了。王阳明带着心中的痛苦,结合自己历年来的遭遇,日夜反省,终于在一天半夜豁然大悟,认识到“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史称“龙场悟道”。
          逆境,对于唐伯虎是一把把烈火烹油的柴,对于王阳明则是一道道顿悟之前的淬火。最终,一个烧成灰烬,一个涅槃重生位列圣贤。王阳明临终时的最后遗言是: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好一颗光明心!”
       是的,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辰溪的开发步伐虽然显得略慢了些,可是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才会积淀得越多!这才是辰溪人民真正的宝贝!
         “和光同尘”,和其光,即追逐一切美好。同其尘,包容缺憾又与之同行,这与王阳明“此心光明,亦复何言”何等相似!
      王阳明曾说“吾心自有光明月,千古团圆永无缺”。只要养得一颗光明心,把握、寻找到自己内心的“良知”,就如同有了千年不灭的光明的月亮,任他花开花落,任他阴晴圆缺,我心中自有无限光明、圆满与富足。
        11月24日,解放日报刊发了《五百年后, 我们跟王阳明学什么》。文中提到,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或讲话中先后多次提到明代思想家王阳明,肯定阳明心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也是增强中国人文化自信的切入点之一。 五百年前的王阳明,为何直到今天仍然备受推崇?阳明心学究竟蕴含着怎样的智慧?这真的值得我们所有人去思索。阳明龙场悟道,我今丹山悟道。这难道不是冥冥之中的造化安排吗?
        船缓缓离开。丹山渐渐模糊在我视野的尽头……几次与辰溪的近距离接触,我由衷地感觉到辰溪好美!辰溪的美究竟在哪里?美在历代勤吏墨客留下的史海神韵中,美在辰溪人一代代传承下去的的记忆里!美在这独具五溪文化魅力的草木与山水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21: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走笔辰河第一湾
                                            陈宏卫

发源于贵州梵净山西麓的锦江,一路逶迤进入辰溪境内后,就被称作辰河了。辰河从安坪镇的曾家坪起,沿王家洲、鹅公颈、流木湾、石马湾、桐玉里几个行政村不经意间的回眸,就有了妩媚无比、如诗如画的辰河第一湾。
在悠远的历史长河中,辰河承载着上游麻阳和贵州的大山深处从水路通向外面世界的重要使命。在辰河第一湾尾处雷打岩临水的断崖上,至今还完好的保存着人工凿成的纤道,数十米长的绝壁上,布满了人工凿成的方孔,插上笨重的石板,下面用几百斤重的条石竖在水中做撑子,架设成一条石栈道,纤夫就们可以稳稳当当的从这里经过,拉纤负重上行。在陆路运输兴起之前,当年上游的木料、中药材、桐油、矿石等特产,通过放排和船运的方式,经过这里往下游,历险滩、过长湖运到全国各地,而外地的食盐、布匹等生活生产必需品,又被装上风篷船,由纤夫一路纤歌,逆水经过辰河第一湾,运往上游各地。滔滔辰河养育了大批在水里讨生活的人。数百年来,辰河水手武艺高强、行侠仗义的威名,也在千里沅江和洞庭一带久盛不衰。在下游几百里之外的常德城,有一条辰溪、麻阳街,那全是历代辰溪和麻阳的排牯佬(放木排的排工)、船工、水手、纤夫,在当地安家后形成的一条有名的街。上世纪末,在辰河下流的报木洞,还出了位姓李的武术家,他开设武校广收学徒传授武功,弟子遍布全国各地,被誉为“湘西怪杰”。
石马湾是个好几百人聚居的大村庄,村子的人以刘姓为主,也有少量的杨姓及其他姓氏住户,历史上曾是辰河两岸的商业中心。文学大师沈从文,年轻时就是在上游乘船,路过辰河第一湾走向外面世界的,他曾上岸在村中有过停留,故而在他的作品中,对当年石马湾的集市、老街和河码头,曾有很生动而详细的描述。这些至今还在吸引着县内外的文史爱好者,纷纷前往石马湾老街遗迹访古探幽。
水运的便利,有助于当地人与外界的往来与贸易,从而也更好地促进了财富的积累、思想的碰撞和观念的更新。在辰河第一湾的桐玉里等村中,至今还有保存完好的封火墙窨子屋。当地历来提倡耕读传家,人文蔚起。明代中后期诞生的父子进士至今被传为佳话;率军抗击入关清军被俘,面对高官厚禄诱惑毫不动摇,不惜遭车裂殉国的余鲲翔,民族气节让后人景仰;清末弃官回乡立志教育,于民国元年在桐玉里创办耕余两等小学的余善祥,开创了全县农村办学的先例,尊师重学之风延续至今,并影响至辰河两岸;辛亥革命新军的陆军少将、反清义士刘诚,就是出生于石马湾一书香世家,牺牲后族人也将其遗体迁葬至故乡。著名作家、原广西柳州文联主席刘明文老师,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虽然他现旅居加拿大,但对无比眷恋的故乡,渡船、码头、老街、辰河第一湾四时风光以及相关的人和事,都曾无数次展现在他多情的笔下,浓浓的乡情令人魂牵梦萦。辰河第一湾两岸厚重的人文历史和优美的风景,深情地哺育和影响着一代代人。
千百年来,余半仙、雷打崖、鹅公颈等等口耳相传的美丽传说,鲜活了无数人的童年记忆,也让辰河第一湾,沉淀了独特的地域文化。两岸村庄年年端午节都有划龙舟的习俗,曾家坪的龙舟曾在国际赛事上获奖。曾家坪的渔船,至今还保存着鸬鹚捕鱼的传统,捕鱼人划着渔船走遍了辰河、沅江各流域和洞庭湖。王家洲的长龙灯,舞龙人可以光着上身,只穿红裤子、缠着红头帕,毫无惧怕地跪在地上甚至躺在地上,任由观众用刀把大小的炮仗炸,人也不会受伤。桐玉里的大阳戏,直到上世纪末,还在每年的正月外出表演,技艺惊艳辰河两岸。说到辰河的戏剧,这里又不得不提报木洞村,村里的辰河高腔剧团,在辰河流域名闻遐尔,周边各县也都以能请到报木洞剧团演出为荣。
这里密集的村庄分布两岸,渡船历来是两岸人们往来的主要交通工具。史料有记载的渡口,有曾家坪处的龙埠渡,鹅公颈与流木湾处的丁公嘴渡,石马湾的岩咀渡,桐玉里与鹅公颈的雷打崖渡。在古时行人在辰河过渡一般是不收钱的,除了有固定的渡工田外,渡工还在每年春节前后,有到各村挨家挨户收渡谷的传统。渡工上门时,主人都会往渡工挑的箩筐里,给予谷子、年糍粑等物,甚至茶饭相待。这把辰河人淳朴的古民风表现无遗。只是近二三十年来,渡工在行人过渡时,视渡口水域的宽阔和摇船时间及难易的程度,逐渐转为收取几角或块把钱的现金,收渡谷的民俗也就自然消失,如今已成为作家笔下的历史记忆。
随着辰河下游的晓滩电站蓄水,辰河第一湾的水位也陡然上涨,水面变得无比壮阔,四季风光更加旖旎。青山绿水相互映衬,村庄楼房点缀其间,沿河修筑了防洪大堤,两岸宽阔平坦的水泥硬化路,把村庄连成一片,也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出行。如镜的水面上,时常有船梆上站满鸬鹚的渔船在游弋。河洲上茂林修竹,引来成群水鸟栖息。今天的辰河第一湾,非画似画更胜画,只要你放松心情、屏住呼吸、轻轻地走近,准会沉醉不知归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21: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心中的河
                                                        许自欢

这是一条悠悠的河,她荡漾在我心中,我摇曳在她蓝色的梦里,在她起伏的微澜中晃悠,陪着她脉搏的颤动,惊心她的险阻急流,激动她的汹涌洪波,沉淀着她的厚重岁月,成熟了我春去秋来的蹉跎。
不知为何,这条河竟如此的具有魅力,夕阳为你染红脸庞,青山为你着上绿装,明月让你朦胧羞涩,群峰为你一路挽留;石壁吻你个海枯石烂,星烁灯饰赋予你花红柳绿。在影中、雾中追你、恋你,你却那样的云蒸雾绕、扑朔迷离。吊脚楼依你、偎你,在你丰润的肌肤里浪漫。桃花红、菜花黄、竹林绿、炊烟袅,都在你迷人的眸池里投影。你是那么的明净,那么的丰韵,在你绰绰影影的含蓄里,忽然缥缈出两道飞向天街的彩虹,把希望与未来开启。彩虹这边是一条焕发青春的老街,那边是一条魅力四射的花园。这里柳树成行,那里高楼成荫。勤劳奔忙者的身影,享受幸福生活的人们全部叠映在你微笑的旋涡里,如潮的车队、如波的池塘,像廓样的护河墙,像园一样的锦屏,全都画在你柔柔的锦波里。
如果说沅江的美全在她一绿的波影中纷呈,那么她悠扬的序曲、喜悦的旋律、浑厚深沉的吟唱就更能方显她不同凡响的神韵。春天是多情的季节,微微的风情、汩汩的桨声相互融合,摇出一片缠绵,叮叮的竹篙,当当的鹅卵石在清澈见底的河床上方见其琴键跳动的旋律。啪啪的船舷悠闲地嬉戏波纹。微风过处,扬起一张张白帆,载着船船温馨,浪漫于碧水绿潭前行。夏季里,你豪情万丈,波涛横空,洪峰竟起哗哗啦啦,一泻千里。汹涌着粗野,奔腾着豪气!壮观处尽显激荡,间歇里演绎风流。一阵阵摇旗呐喊,一片片擂鼓雨点。端午龙舟簇拥这奔腾的季节。秋风中,鱼跃水面,清脆的啪的一声,更衬托着秋的深沉。鸬鹚是不甘寂寞的,纵身一跃,在空中秀出秀美的舞姿,在水里化出一行行陶醉的音符。落日映照,唱晚渔舟,静谧成一抹喜悦,收获着无限希望。冬寒水暖,雪锁江面,天、山、水一色。眼见处,渔舟上一粒小石“咚”的一声落入水中,这就把冬的宁静描写得何等透彻。古老的纤夫号子、排工放歌早已随波远去,然而沅水新的号子却在新时代里有了新的韵律。这儿有座雄伟的水利工程,闸门外撒花抛银,水溅奔腾,高昂地飘荡着一首歌,在青山绿水闹腾。
沅水,你是一条并不张扬的河!悠悠的水韵里,情丝细腻,涟漪绵绵,你的每一朵浪花,你的每一道绿波,似乎都想诉说一个哲理。在你粼粼的波光里,我读出了慈爱,读出了温情;在你澎湃的激流中,爱盈春江,情动山岳;在你一路的驿站,无数码头,杨柳依依。看帆过尽,绿波相送,莹光戚戚。挥一挥手,又是一番潜滋暗长的乡思乡愁。你的胸怀宽广,容天容地容波,汇泉汇溪汇河;你的意志执着,波耀日光,涛映明月,不舍昼夜,用浩浩之水将石壁打磨。古人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不懂那深沉的意境,但能读出其中的胸怀、情愫。
沅水,是一本厚厚的大书。我读它,源自她那神话般的传说:“酉水送涛来,浪打郎婆岩,仰看熊首山。双溪一出口,闯关米家滩,泡潭挥挥手,对面阳家湾;牛溪东来马溪西。撑篙拉纤进征溪。征溪有个七家刘,扛起斧头劈木洲。木洲卧江把水藏,前方又逢险良滩。媳妇好孝顺,双手拜婆山。眼望修溪口,直上蚂蚁湾;........”一手流传沅江流域的路途经,叙述的是一位辰溪渔民在很久以前,顺河打鱼突遇桃源洞,入住七天后,又从洞中返回,谁知沧海桑田,世事更换,他一路溯江而归。为防路经遗忘,故吟唱这一顺口溜。这是辰溪版本的桃花源故事,这故事让我感动:他本可以成仙,然而不忘初心,终归故里。我崇尚,媳妇拜婆山的谦卑礼让;我赞叹,揭竿而起的唐万夫,失败后跃马跳潭的悲壮!
也许《桔颂》并不为人知道,但龙舟赛的传承却无人不晓。也许《辰溪的煤》叙述的是辰溪的繁华,但繁华里应该诠释的是辰溪人心底的潜质、心底的一种正能量。大驳子船与其说是装载的乌黑发亮的煤,倒不如说是对石器荣耀的传承。周王藏书已是久远,但大酉却不仅是一种书香,更是深厚文化的底蕴。江东寺似乎有些久远,丹山寺似乎永恒,因为有沅水,使这方山水倍添了厚重与传奇。
沅水,是一条河,她悠悠地来了,送来一轴画;她潺潺地来了,唱来一首歌;她飘逸地来了,吟成一首诗;她静静地来了,写成一本书。面对如此厚重的礼物,我再次投入你的怀抱,深深地亲你,悠悠的母亲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我家乡爱我辰溪”有奖征稿启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我家乡爱我辰溪”有奖征稿启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0745news.cn Inc. ( 湘ICP备06016756号-1  

GMT+8, 2018-1-18 06:14 , Processed in 1.26421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