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新闻网旗下站:怀化房产网

五溪论坛-怀化论坛-怀化新闻-怀化房产-怀化汽车-怀化人气最旺的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81|回复: 0

游香炉山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9 18: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游香炉山记

五溪秋水

香炉山,在辰阳古城东,十五里之遥,站在城中五城山,可眺望秀拔出云香炉山峰峦。可与城东丫髻山媲美,犹如对姊妹眉黛。晴日下,秀色可餐,秀丽迷人。

早知此山,为辰阳古城周遭之名山。也读过朋友姚茂兴登临香炉山文章。而自己神往身历此山,探究古刹,却总是抽不出时间,总是一种梦想而已。

今年寒露之后,秋风寒凉,初冬将至。周末,正好得闲,而女儿灵儿想到周边走走,小女熠儿更是雀跃。周边山林庙宇,只有香炉山可以寻访。于是,午饭之后,临时决定去登香炉山。

香炉山,在牛溪境内。从沅水左岸,辰溪陶瓷厂左拐而进。车行五六里,至牛溪村,此地山水清旷,村落种植桂花,正盛开飘香。那种罕见哈密瓜囊黄色的桂花,特别漂亮,极为悦目。

从牛溪路边招呼站,右拐而进,再行二三里。穿林道来到一村,八九户人家。还有老式木瓦屋。四五个老农在修路砌砍。此处路到尽头。停车问路。他们指着山谷,说:“顺着这条简易公路,一直走到山脚,就是香炉山了。”

问他们这村叫什么名字。老者爽然作答:“这叫茶冲坳,其实就是插刀坳,这是当年唐万福插刀的山坳。你没有听说过王万福当王,等不到天亮的传说啊?当年八家塘人唐万福造反,本来他是该有天下的,但他心急,天还没亮,就从香炉山顶上,对准京城金銮宝殿射了一神箭。一箭射进皇帝宝座上,但那时皇帝还没早朝。于是,事败露。官兵进剿。那边就是当时进兵处,名字叫进马溪。”

其实唐万福是隋朝时故事。或许现在遗留的山寺,当年就是唐万福造反而修筑的寨堡。而后经年才变迁成古刹。山寺大殿后左侧,也一直建有唐公庙,祭祀唐公万福,造像是一身盔甲,手挥长剑的战神形象,估计是仿照辰河高腔中杨门女将杨宗保,杨文广之类的武生样貌雕刻而成,很有点喜剧味道。而坐骑是匹鸡爪神马,却暗合了神话传说套路。

简易公路,已草封书长,路途野菊盛开,处处有之。尤其紫黄色,最为耀眼。而溪边芦苇,芭茅草,那些长长柔柔的花穗,犹如鸢尾,俨如狐尾,在空中摇曳,勾起一种遥远的美感。如火如荼的成语,就是这满山遍野芭茅花穗的诗意。熠儿执一把细长的花穗,摇摇曳曳,行走在山道上。

山道左侧是山林,多板栗树,板栗树叶微黄,有了秋意明媚。而右侧田畴,尽已荒芜,田畴之外山麓,就是小溪,不知牛溪之名,源于何故。但田园荒芜,确实农村凋敝不堪的情景。溪岸芦苇,修长茂盛,犹如鸡毛掸子,扫拂云天。梗子有拇指粗,高达三十米。花穗竟然有狐狸色,还有银灰色,皆为少见品种。古人也是沿着这溪流而进山。而香炉山峰峦,遥遥可见,鹤立于诸峰之上。

其时三点多,担心是否能登顶,但也随心所欲,走到哪里算哪里。若是天黑,止于山麓,也就听天由命吧。我只陪孩子们散步登山而已。虽然熠儿听说农民伯伯说,山顶有唐万福作王,就说了句,爸爸,你不是也姓唐吗?在女儿天真的思维中,似乎我们去登山,就是无意冲着唐王而来。其实,就是看看山景,简单不过。

前面荒山中,传来摩托声,原来是一个背火铳的年轻猎人,从山中出来。熠儿见了,就问,爸爸难道真的就有猎人吗?不是书上的传说?我说,这就是打猎的人,他们围剿野猪。昨天,我到田湾鸡岩山,还听村民说,今年猎人从洞底下山林,打了四头野猪了。随后从插刀坳过来两个骑摩托的背枪猎人。车子放在路边,他们背了枪进山了。估计有大行动。他们频发出动,证明山里有大型野物。

登香炉山,有三条道路,最近插刀坳,最远进马溪,而山背后征溪也可攀登。现在想想或许征溪之名,源于唐万福造反引来的朝廷杀戮,尸横遍野,流血漂橹。发源云雾山,流经香炉山的溪流,也就名之征讨之溪,简而言之征溪。

至山麓,见牛溪潺潺,自卵石间,清澈见底,水草柔美,爽心悦目。熠儿拿地上的桐球,打小水潭,荡起涟漪。山花影水,也妙不可言。景色与三百余年前,康熙训导赵诚所见之景,大致相同。赵公是“辛酉初秋,余即次征溪,同人趣余往游。”“走溪石中,乱岩高底,匝垒以往,不数里而抵山麓。四面诸峰怒立,山径曲仄,不受履。”至山中,“仰视山巅,若在天际,自高望下,不啻千仞。”

三百年后,我带了女儿迤逦而至。抬头所见,香炉山,也是峻奇甲诸峦。虽是近四时,也欣然而登。过一小桥,小桥流水,极有情调。对岸即上山山道。一青石碑,犹如墓碑,不想细读。后知为功德碑,可形貌太似坟墓,让人不快,而碑后山径左右,有石块垒成垛子,右侧是三块石板垒成的祭祀台。穴中有焚烧香纸痕迹,这是登山之始。如小桥建筑一风雨亭,可名自卑亭。登高而自卑,漫漫长路,从此而始。

香炉山,远在三山青峰之外,要登香上炉山巅,必从三峰山梁极顶翻越而上。从锋线上蜿蜒而上,犹如登天。每一个峰巅,即一登山平台。一峰高过一峰,山道基本在最高峰上延伸起伏。而林间草木芬芳,山鸟和鸣。

我们对垒石作揖,开始登山之旅。山道皆砾石落叶。两米左右宽,之字形转折。刚起步,即听到对山中山羊咪咪的叫声,循声望去,见杉树松木丛中,有山羊数只,黄白色。似乎我们侵犯了它们领地。熠儿也学了山羊叫声,与山羊对着叫唤。路边多杂木,手臂粗细。檵木,栵树,报木极多。而松树间生,却高大粗壮,两尺树围,森然伟岸。松下落叶枯黄,叶间有枞菌。还有不知名的红色,白色,灰色菌子。只是好看,不能吃。湘西习惯只吃黄枞菌,乌枞菌。

翻过一道山梁,凉风骤至。四望周围风景渐奇。路边枫树,已粗如腿,枫叶微黄。青枫之下,竟然也有枞菌。四朵黄色枞菌,长得自在天真。我们不忍动它。熠儿要采摘,我们就劝她下山时,再摘吧。

过第二道山梁,树木更苍劲。犹如在绿荫下。路边植物,千奇百怪,可视为植物长廊。如果得植物专家,给这些树木挂牌署名,那么走在此路上,就能识别千百种植物之名。这道山梁,有岩石风骨了。山峰也显得坚实。松树数棵,可休憩偃卧。

爬上第三道山梁,那是一个石峰裸露,犹如堡垒。石阶而上,半山石壁,立了一块白色石碑,碑石毁损,大概是文革时期,人为砸烂。但半截石碑,字迹犹可辨识。女儿们走在前。我在后拍摄石碑,不及细细阅览。把断碑合了碎片,拍照留存。因为上去的熠儿灵儿说,爸爸,终于看到古庙了。

我估计这就是当年赵公所谓的仰视下望之处。这块山石,峥嵘丰隆,是进山毕竟之处。石碑立于此,相当于外郭山门。脚下是百米开外的山脊平地,黑色苔痕的石阶,一直延伸到对面香炉山腹部的古庙。一片嶙峋的山石,苍翠的茂林,一座小小石头庙宇,飞檐白墙,露出惊艳的半遮半掩。我们怦然心动。毕竟是一座千百年的古刹遗存,历史风韵,文化神奇,还凝结在这山寺中。

殿前崴嵬,俱以坚石砌就。石阶规整厚实,转折而上,石级苔藓迷蒙,青苔蔓延。而石上时见鸟迹羊便,恒古之意顿生。山门坚石精致修筑。两扇木门关闭。石墙上有青草绿苔。杂树生花,野菊药香。而火荆棘果,犹如火炬。山门之上,有“香炉山”几个阳刻大字。犹如一道万夫莫开的关隘。右侧是一临近悬崖的石砌小庙。庙中塑像,是两个骑马皮甲的唐万福神像。而小庙瓦檐坍圮,神像躲在一角落中。这位当年赵公所见,“殿左有唐公像,即昔之叛而据是山者”如今却落魄至此,且被移至山门之外。不知始于何年何月?

山门落了木栓,却不上锁,有点门虽设而常关的悠闲诗意。我推开木门,发出沉重声音,门枢生疏多时无人光顾了。穿过山门,即石壁悬崖,悬崖上,有缓缓而上石阶。数十步,一转折。再十几步,就是高高的坚石的另一道山门。石缝中的杂树,苍劲横斜,郁郁葱葱,也数百年之物矣。山门高耸,犹如碉楼。犹如二重天,也俨然第二重堡垒,冷兵器时代,这确实易守难攻。可以抗衡天下百万之兵。每一块石头,皆数百斤之重。不知哪朝石匠,垒砌而出,竟然历经数百年风霜,而坚固如旧。如果是唐万福的寨堡,自隋朝至今,当在千年以上。不是拥有君王气魄,经营数十载,在这人迹罕至的高山绝顶,自然建筑不成如此规模的石堡群。从历史地理角度分析,这古刹当始建于隋,而后物换星移,才脱变为山中修行寺庙。而传说中附近的隋炀洞,即当年帅兵讨伐唐万福的隋炀帝驻扎过的洞穴。

当年赵公游历至此,山寺住持了修迓于门,姚茂兴以为就是在此门迎接赵训导莅临。现在山门空无一人,犹如空洞的历史隧道。而我眼前却恍惚有了一个古貌古心,无思无议的僧人,犹如老照片上敦煌莫高窟楼前的老道士。当时了修在香炉山住持了二十余年。不亚于达摩的面壁十年之功。山川有灵,当惊讶了修的春夏秋冬四季轮回的守望。如果重修古刹,我想可塑一了修禅师像。不枉其二十余年清修于此!

我们在山门留影。入二天门,即古刹大殿所在。前有一小坪,大殿端居高台上,依山势而建,有石阶而上。殿壁也均山石所建,极为坚实强悍。当年匠人因地取材,建此石堡,也匠心独运。

我们一如赵公,先行至左侧,“侧出殿后,石壁[size=+0]如屏,右篆四字,年久苔藓剥落,不可认,也不知何时何人镌也。”姚茂兴登临时,辨识出此字为“开山”,而下行小字为“隆庆万历”。考究隆庆(公元1567年-1572年)是明穆宗朱载垕年号,万历(1573年 - 1620年)是明神宗朱翊钧年号,我想就此摩崖石刻推断,香炉山古刹,应该是开山于明代隆庆万历间。距今已四百四十余年了。

这面石壁下,是两个相隔不远的石槽,人工錾凿而成,长形椭圆,犹如石缸。虽是深秋,却汪汪两池碧水。当年了修款待赵公训导,“顷僧煮茗以待”,当是此泉所煮。可惜赵诚在其记游中,未提及此井。而清道光《辰溪县志.寺观志》中记载:“县东十五里香炉峰,庵前有泉,清冽异常,经旱不竭。”井池有落叶,虽清澈见底,但熠儿灵儿,均不敢饮。史载清“雍正丁未状元彭启丰,其殿试滇南,过辰溪,小憩普济庵中,乾隆甲申,复过此,适住持实松幕修殿宇,启丰为作小引。见《艺文》。”彭启丰,笃信佛禅,几乎逢庙宇古刹,必游礼拜。

又得彭启丰《游大酉山记》。见《辰溪县志.艺文》署名雍正彭曙(又永)。其文云“癸未岁,予至辰溪,即访遗踪”“次年五月,始同辰士米荣实,季馨,余步瀛暨刘云路辈游焉。”文中记载,彭启丰游历了大酉洞前洞后洞,且见过大酉观古刹,见过路旁丰碑,额书“大酉洞碑记”数字。因此推测,当时,彭启丰登临香炉山,同游诸君,大概也就是此中数人而已。其中米荣实“又云其曾祖巡按公尝同显贵游历其中,言之凿凿。”可见米荣实,当是米助国之后裔。
而邑人进士唐效尧,有诗名《彭又永游香炉峰以诗见示,余未获同游,怅然寄此,兼示曾游诸君》据此可见,彭启丰是登临过香炉山。而时间应在乾隆甲申五月,也即1764年。唐进士诗曰:“羡君三日衣上湿,犹是炉峰云气在。”还感慨:“吁嗟乎!古今游者能几何?谢公此地无屐齿。”可惜辰溪县志中,没有保留彭壮元登香炉山诗,但或许可从其《芝庭诗稿》中寻觅而得。估计同游炉峰者,与陪同状元游大酉洞者应是同一群文人雅士,也即“同辰士米荣实,季馨,余步瀛暨刘云路辈游焉。”《辰溪县志.艺文卷》中有米云秀诗,诗题为《夏日同刘云路诸友游大酉洞》。不知此时与刘云路同游者,米云秀,是否与米荣实为同一人?乾隆岁贡刘岷德(酉瞻,邑人)有诗《宿香炉山》:“乱山严裹插此峰,碧玉巉削千仞雄。横空一径河陡峻,石级尽处矗梵宫。岩盘草木皆坚瘦,苔护云雾常溟濛。僧言此地甚幽寂,僻远不与城市通。况兼山高寒气重,往往盛夏如初冬。殿堂白昼雷霆下,日暮愁。猿声啸风。我来正是十月候,霜叶脱尽无余红。不嫌僧厨野蔬淡,薄酒聊可浇尘胸。夜深云气浸肌冷,置身如在广寒中。天风飒飒鸣屋脚,聒耳真似海涛凶。禅房暂借一夕宿,云峦梦绕千岩重。晨兴披云下山路,回首紫烟袅晴空。”
唐效尧《游香炉山》:“最爱炉峰胜,空堂坐寂寥。鸟常含佛饭,猿惯攫僧瓢。石古云根在,烧残木叶凋。欲穷幽绝处,努力向山椒。”
米元倜《夜宿香炉峰》:“恍惚峰头落日偏,上方高处心茫然。白云皎皎乾坤合,青壁摇摇户牗悬。混沌之中无一物,森严之外有诸天。更深秉烛成趺坐,山茗幽香欲入禅。”
余殿重《登香炉峰》:“万仞炉峰一径斜,林深鸡犬寂无哗。扪萝细辨仙人掌,合爪同登衲子家。大地楼台开宇宙,远年香火散烟霞。丹枫紫蓼间黄草,点缀灵山十月花。”
登临香炉山,胸中不免,有一种感慨与逸兴。古人留迹于此,歌吟于此,品茗于此。而这座恒古石头建筑,曾经于数百年前某月某日某时,慷慨接纳过他们。如今登上香炉山巅峰,城堡般的古刹,依然风骨峥嵘。山石垒砌的寺庙高墙与台阶,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庵青。古代文人墨客的足迹,似乎还烙印在石阶上。那些遥远古典的吟唱,还在青峰山林回响,松枫满山,杂木森森。
山石间,清泉两泓,巉岩中,桃树数株。千百年古刹,亿万载奇峰。唐公称王于此,彭启丰探幽于斯。而与女儿闲暇,寻访山寺。古意盎然,天风浩荡,远离尘嚣,自得高致。山中奇花异草,林间枞菌灵芝。山羊鸣叫,野鸟婉转,寺门寂寂,落叶萧萧。也神仙意蕴,方家洞天啊!
古刹无人,山门虚掩,鸟宿门外,羊屎山径。殿宇在渺渺碧峰之上,城郭伏历历屐履之上。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天地苍苍,人世渺茫。而今登临,如何感伤?
从殿宇左侧,石级而上,为一片石平地。这是当年赵诚训导所见“庵后左平地可亭,惜无韵士缔造,叹息良久。”我们三人至此,见石缝杂树,还有数株桃树,不禁想起刘禹锡的诗句:“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四百余年的古刹住持,自非了修一人,可了修而今安在?人生抵不过岁月沧桑,伟人也终归尘土。但因这古堡古刹,了修竟然还在数百年后,恍惚魂魄还萦绕着此山。
文字是不朽的,岁月是永恒的,文字在岁月中,雕琢得极其动人。米元倜的“混沌之中无一物,森严之外有诸天。”这是其登临香炉山悟道所得。暮色中古刹后,山脊依然扶摇而上,但不敢继续攀援。其实五点。四顾万山寂静,俯瞰暮色沉沉,如果此时不再下山。即夜宿山寺了。后果不堪设想。
折回,打开殿宇大门。门左侧有石碓,不知何年之物。推开虚掩木门,大殿内光线灰暗,罗汉大佛,隐然在座。我们对空作揖后,关门而出。而后原来返回。而出山门时,把熠儿所带的芭茅花穗,插在土地庙前,在山风中摇曳。算是一种对神灵的敬奉吧。我们只希望能在夜色四合时,赶到山麓。
从山巅至山麓,半个小时,而从香炉山麓,行至插刀坳,又花了三十分钟。村民还在煮夜饭。问他们为何香炉山寺庙没有住持守。他们说,原来有个老人守,但现在年纪大了,基本不在山上守了。
一座历史文化如此丰厚的古刹,因时光变迁,已然籍籍无名矣!虽在城市近郊,如在僻远之处,或许更加零落了吧!登临香炉山,我有了皈依之意,也有了归隐之思。若非俗世缠身,隐居于香炉山,也是一最佳去处。
2017年10月18日17时于辰阳古城


[size=+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0745news.cn Inc. ( 湘ICP备06016756号-1  

GMT+8, 2017-11-23 04:24 , Processed in 1.13232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