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溪论坛-怀化论坛-怀化新闻-怀化房产-怀化汽车-怀化人气最旺的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查看: 34953|回复: 0

拄杖攀登大酉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5 12: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拄杖攀登大酉山
名山使人仰慕。对某来说,登大酉山还是少女时代的夙愿,是三十余年之向往。

今年正月初一,刚好闲暇时间一大把,刚好春日融融;于是很煽情地嚷嚷道:“‘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好入名山游。’起来吧,大先生、小先生,今天太阳好,又没有事,吃了饭我们去爬大酉山。这次辰溪搞了个‘大酉文化’征联赛,有人写‘酉山堪俯仰,沅水足遨游’;我特别喜欢。你们别说‘不去’啦,父子俩一年到头有几天陪我呀?今天发扬绅士风度吧!”夫、儿欣然同意。

路上,夫提起高中时同学张弢,号召大家夜上大酉山,是源于1985年一次著名的天文现象。那时辰溪一中的校门面沅水而开,我们在临江老教室上课,朝夕面对大酉山。那次究竟观看什么星象忘记了,只记得张弢热烈地发言:“熊首山太矮了,大家过河上大酉山顶去看!我们人多怕什么!古代周穆王、善卷都到过大酉山,有好多故事,很有名!那上面还有流星陨落留下的池子,叫星池映月。去吧,去大酉山!”男生是否真去某不知道,但坐在旁边的某,第一次听说,且听得津津有味,更萌生了登大酉的愿望。与夫说起,皆是满满的青春回忆。那一日很遗憾,某一家三口登大酉的愿望没有实现,因为是春节,过河公交车停跑,往一中方向欲转道麻田上山,不料河边更是停渡多年;故而另去了熊首山。

初八崭晴,同学欧维湘邀晒太阳,得知她没有具体去处,某马上来了精神,涎着脸恳请同登大酉山。当她答应的一瞬间,某真是喜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她任职旅游局长多年,户外经验丰富,某很听话地换了服装、并跑去市场买了一把新刀,与身着红色户外服、背着专业摄影包、拿着登山杖的她在沅水桥头会合。看她郑重其事、一丝不苟,某忍不住喜形于色地盯着她看。

是天意吧?是天随人愿!当我们第五次招手叫车时,车终于停了。得知我们去爬大酉山是看风景、拍照,且是第一次去,于是之前还因车费讨价还价的司机好心劝道:“你们不晓得路,去电厂、麻田都上不去;保证在山脚转几个小时就不得不回来。我是这里人,我们叫它‘天马山、羊牯垴、天平盖’,小时候放牛、砍柴经常到那上面去。”老实说,虽然我们目标明确,可是对于能否到达山顶并不胜券在握。某故伎重演,首先涎皮涎脸开始磨人:“师傅,与我们一起去吧,车费加到五十,就算帮助我们。你都说了我们两个女的会白来一趟。你与我们去是行善,是助人为乐,求你了!”欧也早参与这场游说:“师傅答应喽!你同我们去,你下午的跑车收入我来补,我出一百元!一百元够了吗?要想套得狼必须舍得羊。一百元能上去我绝对值。”司机依然不为所动,吾二人继续磨叨。禁不住两位女士的央求、恳请、诓骗,司机终于调转车头回家,换了便鞋,换了摩托带我们上山。

摩托停在黑岩冲水库坝上,我们从水库右侧沿着司机儿时走过的路开始徒步。司机此时已是一位很有风度的绅士。他执意帮我们背包,执意拿过我手中的刀在前面引路。欧说拄杖走路稳当些,叫他砍一根树枝做拐杖给我,于是新刀第一次作业就是帮主人制手杖,某还真实现了手持绿玉杖,步入名山游。

因为时代变迁,现在山野路况远远不及过去:现在生活富裕,种田的人很少,砍柴的人更少,过去的山路都荒芜了。我们过草地、跨沟渠、穿桃林、入松山、越灌木丛,不时被多情的野蔷薇牵衣挽留,有时披荆斩棘相互提携、相互关照,还一路历史、一路故事,一路新闻,一路笑谈,心情如头顶的蓝天白云与太阳,爽朗而温暖。

到达大酉山顶了!一座电力塔高耸在这儿,辰溪城几乎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如果想看这儿,都能找到瞩目的地方,而我们终于到达这儿了!某甩了绿玉杖开始蹿上蹿下。然而人到这里,视线却被乱草丛生、荆棘遍地的灌木林遮挡,没有行路;之前在半山腰桃树地看到的城镇、江河,在山顶反而找不到一个观望点。前方好像从天边流来的沅江,半山腰看到的,这儿成片成林的杂木妨碍了瞻眺;右边好像半月从潭湾围护着一片平畴的锦江,半山腰在某的眼眸犹如惊鸿一现,本指望到达顶峰好好观赏、拍一幅大片,不成想来这儿怎么东闯西走也看不到踪影。陨石坠落砸下的星池,更是虚无缥缈而无从寻觅。倒是左边熊首山标志性的电视转播台山体显得渺小、低矮,遥远地处于灌木丛外。某心里顿生一阵小失落:果然是距离产生美,果然是身在庐山不识庐山好呀!但某不是扫兴人,立即自劝:你不是要爬大酉山吗?你不是已经到这里了吗?你已经实现了你的愿望呀!更何况,一路的欢天喜地,能否认么?如此刚生的小失落犹如一片轻云,转瞬消散于心中。

电力塔下有间小屋,是砖头、水泥建设的,屋顶是水泥平台;如果上去,应该是一个好观望点,能拍大片。然而我们惧怕高压电,统一意见不上去,毕竟生命重要。

欧户外知识广博,正忙着用手机很专业地给此地定位、测量、标注。某不会,继续徒劳地想找一个理想驻足点。最殷勤的还是陪我们上山的小师傅。他欲砍出一片开阔地供我们拍摄,他的意思是,他帮欧背上来的专业相机不能不用。某叫住了他:“你一个人这么砍,天黑都砍不出来的。算啦!今儿真是谢谢你!要不是你来,我们还真无法到这里。你今天是我们遇到的贵人!对了,请问贵姓?我都问了几遍了,这么保密?”贵人开始自我介绍:“我姓刘,刘钟钟。本来叫刘钟,因为我妈妈姓钟;但读书报名时我妈妈说就叫刘钟钟吧,可能将来我讨的爱人也姓钟呢?就叫刘钟钟了。那晓得后来我爱人真姓钟。我跟姓钟的人有缘。”说着一边莞尔自笑。此时欧早已过来,笑道:你们一家人有爱真幸福!你除了开车还做什么吗?我以前在村里搞秘书,大家有事不找书记、村长,都找我,事情太多太麻烦,就不干了;现在自己跑车、做生意。某想:原来我们遇到了一位非常可爱的人;真感谢老天!

欧在收集资料,想听小刘讲他村子流传下来的天马山故事。某却想大酉山又名天马山、天平盖,应该有它一定道理,因为这上面很平坦、空旷,真能扬鞭跑马;足可以使周穆王八骏载书于此驰骋而过,而不仅仅是想象中的天马行空。如此想着,某陶醉了。

下山时间到了。欧说既然上来就该存照纪念,于是站在小屋旁,让电力塔作为背景,拍过几组图就下山。这意思,算是到此一游吧。下山时,大家谦让一番,还是由小刘背欧摄影专包;某包里水、食物已经吃得差不多,很轻,抢先自己背,拿了绿玉杖率先出发。

惊喜是在归途中。返回两百米时,我们发现一个土坎,安全且适合摄影,唯一碍事的是前面的几颗野生泡桐。泡桐在我们这儿并不受人见待,大家一致赞成砍掉。随着小刘披荆斩棘、坎坎伐木的声音继续,老天的画卷缓缓展开:千山万壑层层叠叠、延绵不断,云天烟霭奔腾不息,辰、沅二江滚滚而来,而两江之间平畴千顷、数万生民生生不已!这正是:
莫说苍茫惊我眸,喜看烟火暖平畴。灵均尚在辰阳宿,善卷终耽大酉游。
古穴书铭天子墓,两江水润状元洲。于斯只有豪情共,千里河山一望收!
某虽愚钝虽渺小,亦为这无边无际的天地激发起无限感慨与热情,生命是不由自主地随着它而澎湃!

关于大酉山,古人写过无数诗,其中唐刘禹锡写善卷云:“先生见尧心,相与去九有。斯民从已治,我亦安林薮。道为自然福,名是无穷寿。仙台在此山,识者常回首。”清唐守撰道:“藏书自古说名山,孰意名山即此间?气映奎星成峻体,形高螺髻带烟鬟。瑯环几见开生面,眉黛何妨露笑颜。凭吊古皇天子墓,松云野鹤自闲闲。”明朝两大思想家湛若水、王守仁都留存有关于这里的诗文,可见,在古人眼里,我们大酉山,这是多么理想的地方!而在盛世的今天,在旅游潮风靡全境的时代,这里为何还如此荒凉?谁能否为我们修一条像样一点儿的上山路,以便我们来这座文化圣山朝拜、敬仰,寄托遐思?

当某思绪万千的同时,欧站着专业姿势举着专业相机已拍得无数大片。该回家了,感谢感佩于小刘的敦厚与侠义,欧说要兑现诺言,掏出百元执意递给小刘。而某知道,当小刘答应上山的时候,他已经不是一个生意人,而是一位热爱自然、富有爱心的同伴。小刘果然拒绝接受,无论欧怎么坚持。某劝道:“算了,莫争了。今天这几个小时的同甘共苦不是钱能衡量。我们有机会聚聚。”某带着欧的体贴,带着小刘的关照,带着绿玉杖,更带着满腹诗思心满意足地回了家。

  途中,日暮苍苍灯已辉,红衣联袂即芳菲。村人停饭笑相问,答是山中览胜归。大酉山,下次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0745news.cn Inc. ( 湘ICP备06016756号-1 )

GMT+8, 2019-3-26 10:33 , Processed in 0.04019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