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新闻网旗下站:怀化房产网

五溪论坛-怀化论坛-怀化新闻-怀化房产-怀化汽车-怀化人气最旺的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查看: 3424|回复: 1

甜甜的怀化之水儿甜了|心随渠水悠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7 11: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偶然读到一篇文章,说一个人的一生中,如果有一条奔流的大河,他(她)的生命会因此变得辽阔,丰饶而润泽。我便想到了亘古流淌在此生蛰居的靖州城东的渠水河,我以为她虽不比长江、黄河举世闻名,也不比湘、资、沅、澧波澜壮阔,但在我的人生中是一条汤汤扬波的大河。



想到渠水河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靖州人是何其平庸或者孤陋寡闻,每天喝着渠江水,接受着渠水河的滋养,却从来没有用心地去思考和探究过这条河她究竟是从哪来,到了那里去?就像我这一生习惯了从母亲那里无止境地索取和享受,却很少在意过母亲的过去和将来,从不曾知晓母亲她在想些什么、又需要什么。



伏案翻阅史志,记载大同小异。《大明一统志.靖州》云:“县有渠河,在州城东,源出佛子岭,下合众流,环州城,会于朗江。”《直隶靖州志》云:“渠江发源自通道佛子岭,至流坪入州境,绕城东,过十一溪铺,北至会同入朗江,名叙水,地理今释云‘叙江’即渠江。为禹贡九江之一。北流入沅。”翻开《靖州县志》水文一节有详细的记载:“渠江又名渠水、芙蓉江、南川河。有东西两源,西出贵州省黎平县三龙乡平脉桅杆坡北麓,称洪州河;东源又名临口河,源出城步县南山大茅坪,经绥宁流入通道县溪镇犁头嘴与西源汇合始称渠江。自通道县北流至江东流坪村倒水入境7.5公里至五龙潭,五山插入水中,渊深而凝碧。又北流12.5公里,绕县城东而北流,经今江东、飞山、渠阳、甘棠、太阳坪5个乡镇,东受老鸭溪、地脚溪、高枧溪等溪流,西纳小江溪、潩溪、金滩溪等溪流,在靖州县境内长72.5公里。”



又请教了身边博学的同事,扶额沉吟,朗声曰:渠江发源于云贵高原东部余脉,流经通道、靖州、会同、洪江四县(市),在洪江市托口镇与贵州的清水江汇合注入沅水,流向洞庭,到达长江,百川入海。



尽管众说纷纭,措辞各有不同,但基本事实是清楚一致的。我总算弄明白了,渠水河发源于云贵高原东部余脉、湘黔桂接边的崇山峻岭,从通道县溪开始称渠江,流经通道、靖州、会同,到洪江后注入沅水,流向八百里洞庭湖,汇入万里长江,奔流到东海。



纵览历代王朝建制,历史上的通道、会同都属于靖州辖地,乃同一个区划建制。靖州为历朝州、府、路、军、司等所在地,领周边黎平、锦屏、天柱、通道、会同、绥宁等县,清顺治四年仍置靖州直隶州,属湖广布政使司,至清末仍领会同、通道、绥宁三县。由此,我恍然大悟,渠水河完完全全只属于靖州,皇天后土,恩泽万物,上苍特地为靖州黎民百姓派生了这条奔腾的河流,养育了两岸百万人口。三千宠爱在一身,渠水河把她全部的爱都给了靖州这一片土地上的生灵,离开了靖州地界,她就完成了使命改作沅水了,她乃是靖州百姓名符其实的母亲河。



渠水河全长只有286公里,流域面积6770多平方公里,算不上是长江大河,但她是独一无二的,与众不同的。读过靖州历史才发现,一直都忽略了日日相伴在这座城市的渠水河其实也有着厚重的过往。



数万年前,渠水河畔的飞山脚下就有人类繁衍生息,从靖州县江东泡里村彭家溪旧石器采集点出土的砍砸器,考古学年代为旧石器时代晚期,距今约5万年。新厂金星斗篷坡遗址出土了3000余件新石器中晚期的生活、生产用具、兵器等文物,系目前长江流域属原始社会时期规模最大、研究价值最高的古遗址之一。在江东的团结村、飞山的红心村都曾发掘出战国时期的墓葬群,出土了战国时期的青铜剑等珍贵文物。



唐末五代十国时期,天下纷争,战乱频仍,一个叫杨再思的英雄人物带领着靖州儿女在飞山之巅、渠水河畔演绎了一段官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亲的历史传奇,缔造了一个湘黔桂边区子民永世怀念的世外桃源、安乐家园,这个人后来成了人们世代崇奉的神:“飞山太公”。



南宋理宗朝宝庆元年,汤汤渠水给化外的靖州百姓送来了大儒名宦、理学大家、鹤山先生魏了翁,渠水河畔开辟鸿蒙,其时成朝廷理学重镇,文化高地,湖湘江浙学子不远千里负笈从学,鹤山书院声名远播。



明、清时期,靖州因地处湘黔桂边界中心,渠江水路交通便利,商贸达到空前繁荣,盛极一时,赣、闽、黔、粤、长、衡、永、宝,各地商贾云集靖州开店设铺,结帮经商,成就了“八帮会靖”的历史辉煌。渠江成为湘、黔、桂三省接边百姓赖以生存的交通要道,物质来源和生命供给线。靖州出产的木材、桐油、药材、矿石等山货土产依靠渠江水运,经托口、洪江等码头中转输出,由沅水入洞庭、出长江,达武汉、南京、上海进行贸易,又从长江、沿海大都市换回食盐、布匹、百货、铁器等生产生活用品。一年四季、不分春夏秋冬,热闹的河码头,都有很多的船只来往交错,许多的船驳在岸边装卸货物,许多矫健的身姿腾跃在这条船和那条船之间,就像在市井间借别人家的过道穿行,船夫的吆喝、船娘的嬉笑,此起彼伏,热闹非凡,场面壮观,一派繁忙景象。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河流润泽的土地才能吐生万物、养育生灵。千百年来,渠水河浇灌出靖州秀美的山川、肥沃的土地、富饶的物种,养育了沿河两岸苗、侗、汉各族儿女千千万万,演绎了无数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渠水河汇聚山川日月之精华,赋予靖州人民无穷的智慧和力量,创造了瑰丽奇特、多姿多彩的地域文化,唱歌鼟、踩芦笙、跳多耶、弹琵琶、行歌坐月,吊脚楼、凉亭、鼓楼、风雨桥,这一切都是渠水河沿岸苗、侗各族人民的智慧结晶。



半世人生,阳春白雪,见惯了的都是澄碧空明、清波荡漾、沉静优美的渠水河。想到渠水河,我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一幅温婉静谧的画图:白云悠游的蓝空,雄踞龙凤岩、临河远眺的望江楼,静卧江流的曲栏浮桥,临河亭台楼榭的知青园,古老的竹筒水车,曲曲折折的诗词长廊,一泄如瀑的异溪,一江清流缓缓北去的渠水河,河岸的垂杨、桦树,组成一幅美得让人心醉沉迷的小城风光画图。



每当日子过得心里空荡荡、没有着落的时候,我总是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渠水河岸打发一晌光阴,只是坐在河边发呆,什么都不在意,又什么都一览无余,尽收在眼底。春天,看渠江春潮滚滚,两岸桃红柳绿,山花烂漫;夏天,朝看一轮红日从渠水河对岸的五老峰顶喷薄而出、朝霞满天,暮看望江楼下浮桥码头一河五彩缤纷的男人、女人、孩童在水中嬉戏,赶走三伏暑热;秋天,看江水共长天一色,临河的船家驱赶鸬鹚、抛撒渔网,收获满篓银鱼肥虾;冬天,看万木萧瑟,暮霭笼水,远山近水,静默无言,缱绻成水墨画卷;或者只是静看一河如带,蜿蜒北流,水气萧森,风云壮阔。每当我看着一川河水缓缓北流,烦恼也便随着河水流走了,内心变得轻松自在、安宁舒畅。



都说,小城渠江的夜色最迷人。前朝州人黄炳燮有诗为证:“绕廊泛银河,月影婆娑。水晶宫里有嫦娥。倒捧冰轮翻碧落,万象包罗。无浪亦无波,一色兰托。渠阳江上聚星多。我欲乘槎探桂窟,问夜如何。”我是一个每日单位、家庭两点一线的俗人,很少夜晚外出游赏小城景致,但是常常在脑海里畅想渠水河的夜色,往往自觉沉醉:湛蓝星空,青山朦胧,一轮皓月洒下一片银辉,照亮一江曼妙的清流,夜风轻拂桂花香,才子佳人渠江泛舟、吟诗唱曲的美妙。古靖州有十景:飞山夕照、渠江月夜、侍郎云俸、五老晴暾、白鹤旧栖、青萝叠嶂、芙蓉别渚、九峰耸翠、玉鼎生香、异溪春水,其中多有渠水河的秀美身影。



记忆中,渠水河也有截然不同、让人生畏的浊浪排空、怒涛滚滚、雷霆万钧的时候,那样的时候我往往是避之远远,不敢面对的,就象不敢面对一贯满脸慈爱,有朝一日却严词厉色的母亲。大约是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有一年涨端午水,渠水河浊浪滔天,沿河泛滥,靖州城里的街道变成了一片汪洋,人们都站在铁路桥上看水,咆哮的渠水河带走了两个年轻的武警战士的青春生命,让满城惯于安乐的人们噤若寒蝉。许多年前,我的两位未曾谋面的父辈亲族先后因渠江放排、修建马鞍洞电站,永远地投身渠水河的怀抱,留给亲者永生的悲伤。如今想来,我以为死就是生的开始,踏上的是新的希望之路,我们或许只需怀念,不必悲伤。渠水河接纳了沿河两岸无数生灵的悲伤和欢乐,她带给了我们财富和快乐,也曾带给我们洪荒和苦难。但我们依然爱恋她,用心中最美好的情愫,最动人的乐曲、民谣、词赋歌颂它、赞美她,因为她是我们的母亲河。



近年来,政府实施的靖州城东土桥街、下熙街、许家巷等老街巷的水、电、道路等基础设施修缮工作接近尾声了,过去石板路坑坑洼洼、断断续续的老旧的街巷,如今一溜儿整齐的青石板街道,古韵古风、赏心悦目。每日下班之后步行穿越马王桥、土桥街去往城南学校变成了一件轻松愉快的享受之事。



我更加喜欢一个人走下土桥街那一条条通往渠水河的窄窄幽深的水巷子,来到渠水河岸边,静静地坐一会,看那一江碧水缓缓北流,水鸟在翻飞,小小的乌篷船泊在水边,河岸边稀疏的水杨,河岸上碧绿的菜畦,躬身劳作的婆姨,光阴随流水静静地淌,就像回到了母亲的身边,有了依靠,少了恓惶,内心格外安宁平静。这些年,我也一度曾跟渠水河有过隔膜、生疏,就像我游离在母亲的视线之外,自以为走了很远,其实走不出母亲的牵挂。我以为有了自己忙碌的生活、家庭、梦想,便转移了我生命的焦点,就像这座城市,在日新月异地变化,却任凭渠江山河旧貌,始终忽略了她的存在,渠水河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城市跟水隔膜了,失却了灵气,我失去了灵魂的滋养,日渐干涸褪色。但是,无论我在或不在,来或不来,渠水河她一直都在那里,不离不弃,不远不近。我清醒地意识到,渠水河一直都在等待着我们的回归,我们的生命离不开渠水河的滋润。我梦想有朝一日,这座城市会赋予渠水河与我日日亲近的长堤水岸、垂杨花木,休憩的长亭水榭、烟雨楼台,生命便因此而更加沉静、丰饶、润泽。



黄山归来不看山,九寨归来不看水。游过了长江,见过了黄河,去过了九寨沟,领略了秀甲天下的桂林山水,还是从心里依恋我的渠江母亲河。

文/姜雪峰 陈俊名

图/靖州摄影家协会 网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靖州好美啊,镜头下的靖州有种让人移不开眼球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0745news.cn Inc. ( 湘ICP备06016756号-1  

GMT+8, 2018-8-18 13:52 , Processed in 1.14374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