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溪论坛-怀化论坛-怀化新闻-怀化房产-怀化汽车-怀化人气最旺的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查看: 1921|回复: 0

大漠深处的苗家汉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漠深处的苗家汉子

                     马 珂

       看到央视6套播放电影《图木舒克》时,我给远在新疆的谢家贵打了个电话。谢家贵说,他正在海拔三千多米的一户牧民家里,因为牧民放牧时不小心摔伤了腿,作为驻地工作队负责人的他,一大早就带着医生骑马赶到他家。“正忙着呢,没时间看电视啊。”他的声音中带着急切。
       谢家贵是这部电影的编剧,沅陵县荔溪乡谢村人,土生土长的苗家汉子。距今三十年前的1987年盛夏,他辞去村干部的职务,带着走出大山的梦想,在同村人的介绍下,怀揣卖猪得来的两百多块钱,背上简单的行囊给妻子留下一句安顿好后就接她和子女入疆的承诺,然后一路汽车火车辗转折腾,用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从湖南沅陵抵达新疆喀什。找到乡友介绍的人后,他被安排到农场帮连队拣棉花。“我想,拣棉花还不简单呀!我本身就是农村人,犁田挑粪什么都干过,拣个棉花那算啥。”他非常爽快地答应了。“马珂你不晓得啊!我那时刚到新疆,对这里的环境一无所知。新疆和我们家乡有时差,天亮得早,黑得晚,日照时间长达十五六个小时。天一亮我就坐上装满麻袋的拖拉机出门。那个棉田真大,一陇陇连在一起,方圆十多里。当时我只负责拣一行直线上的棉花,可这一行下去就有一两里地!干到晚上十点钟,人都累得摸不清东南西北,直起身子仰头看看天,火辣辣的太阳还在头顶挂着!”
       两年前,我应家贵兄的邀约携家眷从长沙飞抵新疆喀什游历的时候,在我们下榻的宾馆,他和我一边喝茶,一边讲起他初到新疆的往事。通过与家贵兄在新疆近半个月的相处,我梳理出他入疆后的人生轨迹:凭着对写作的执着与热爱,他从一名农场临时工起步,一步一个脚印地向自己的梦想靠近,刻苦自学和废寝忘食地写作,使他的命运有了改变:从临时工转为正式工,从连队调到团机关,从通讯员到《兵团日报》驻站记者,再考入石河子大学读书,直到现在成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文联主席、宣传部副部长,出版十多部文学作品的知名作家。
       谈起往事,谢家贵感慨万千。他说能够留在新疆,并把一家人都带到新疆落户,纯属机缘巧合。“第一天拣完棉花回到宿舍,那个累啊,连饭都不想吃。第二天睡醒过来,全身就像被人用杂木棒子打伤了一样,一动就痛。干了一个星期,实在干不下去了。就给远在家乡的妻子写了封信,说自己决定打道回府了。”就在谢家贵决定启程回家的时候,他给妻子拍了封“速汇两百元”的电报,希望妻子汇给他两百元钱作为回家的路费。邮路漫漫,尚未收到书信的妻子收到谢家贵的电报后误以为他一切安好,是以此告知要汇两百元钱回家让她查收,便于欣喜中决定先行一步带着子女入疆。在新疆苦等路费的家贵久不见妻子回音,以为妻子一时借不到钱,只好强迫自己熬到汇来路费的那天动身。“我没想到啊,那天我又强撑着去拣棉花,拣到下午八点多钟的时候,连长来棉田喊我回去。说我爱人带着孩子从湖南沅陵到了连队。”和着一身汗水跟连长回到队里,“当爱人看到我变得瘦瘦黑黑,我看见长途奔波满面倦容的妻子儿女时,都各自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既然一家都来了,再苦也得坚持下去啊。回家的念头只好打消。后来连队照顾我们,给我老婆也安排了一份事做,子女也在连队的学校入学读书。”就这样,他和妻子儿女留在了新疆。
       带着一家五口在异乡生活,谢家贵日益感觉到自己肩头的重量:“不能总是在连队做临时工干农活呀,要想一家人过得好就必须靠自己的努力。”于是,湘西苗汉那种吃苦霸蛮的劲头派上了用场:他决心发挥自己在沅陵老家时爱好写作的特长,希望以此干出一番成就来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他首先从广播站的通讯员入手,劳动之余坚持给团队广播站写消息和通讯。然后试着给喀什市和农三师的电台、报刊投稿。
       成功总是眷顾勤奋的人。那一年,谢家贵被多家电台和报纸评为“优秀通讯员”。并由此引起了团部相关领导的关注。
     “那年年底,团机关按照以往的惯例,依旧请《喀什日报》的一位老记者写年终总结。宣传部的一位领导说,我们要培养自己的人才。下面连队有个叫谢家贵的年轻人喜欢写作,把他抽上来和报社记者一起写吧。”谢家贵说他在连队得知这个消息后欣喜异常,觉得自己翻身的机会终于来了,“我想这个机会绝对不能丢失。到团机关报到后,我废寝忘食地查阅资料、埋头写作,暗下决心一定要超过《喀什日报》的记者。结果,我赶在他之前就把总结材料交了上去,领导看后觉得满意。”年后,团场负责宣传的领导找谢家贵谈话,给他带来了两个特大消息:一是转正,二是调他去团宣传科工作。
       尝到甜头的谢家贵在团机关当上宣传干事后,在工作中更加发奋和刻苦。除消息、通讯和各种材料的撰写外,他开始涉猎文学领域,利用业余时间创作散文和小说。终于,他的短篇小说《残月过去是圆月》在《丝路》文学月刊公开发表。“真不容易啊,那个时候工作忙,孩子小,住房也窄。我每天都是上‘跑学’,早早赶到团机关上班,下班又得赶回连队的家里。那时家里连个像样的书桌都没有,我往往都要等到老婆孩子熟睡之后,再摊开稿纸伏在饭桌上写。”
       正如他发表的小说标题一样,谢家贵在经历了“残月”过后,迎来了他人生中的“满月”。那以后,他一发不可收拾,陆续在《文艺报》等有影响力的报刊发表了数十篇文学作品。鉴于他在工作和文学上取得的成绩,1994年,团场公派他去新疆兵团党校进修,并解决了他妻子转正和子女的落户问题。1996年底,他从团宣传科调入兵团农三师党委宣传部工作,并考入新疆石河子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获得了大学本科文凭。随着知识的积累和坚持不懈的笔耕,家贵兄的创作进入黄金时期,陆续在《人民日报》、《中国作家》、《飞天》、《花城》、《西部文学》、《绿洲》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和报告文学。
       在新疆与家贵兄相处的日子,他领着我去了他初入新疆时最早工作过的连队和捡拾棉花的棉田。时值棉花打苞的季节,一望无际的碧绿,宛若平静的湖面。在新疆三十多年的打拼,已让家贵兄从青壮年步入中老年。蹲在留有回忆的棉田旁,他像一尊默默无言的礁石,一任记忆的潮水濡湿心头,慢慢一如旧梦........
       迄今,家贵兄已出版长篇小说《竟是人间城廓》,中短篇小说集《那里的落日一定很美》、《沙暴》、《边地》、《家贵小说集》,纪实文学《来自亚洲腹地的报告》、《国门卫士》、《情暖人间》、散文集《阿里阿里》、《鹰面突起的地方》,史学研究《丝路中道名城据史德》、《图木舒克史话》等18部文史类作品。
       我问起当年因他妻子误读电报带入新疆的三个子女。家贵兄告诉我,他们都已大学毕业而且有了稳定的工作。然后他说:“我尽管在新疆工作和生活了三十多年,但对家乡的思念却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前些年,我为家乡建设尽了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等退休后我就回沅陵老家,再为家乡做点自己该做的事情。”他还告诉我,目前已创作完成长篇散文《谢村的那些事儿》,把自己对家乡谢村的思念化作了一行行文字。
       看着家贵兄憨实敦厚的身材,不禁让我想起家乡沅陵大山里一种名叫土樯树的灌木。树体坚实,生命力顽强,多生于乱石悬崖之上,无论环境多么恶劣,都会执着顽强地向上生长。

      微信图片_20190506100011.jpg   (作者马 珂,沅陵人,先后在《海南青年报》、《海南法制报》、北京《文化时报》任职。现供职于湖南广电中心湖南经视党群部。图为谢家贵近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0745news.cn Inc. ( 湘ICP备06016756号-1 )

GMT+8, 2019-5-20 20:45 , Processed in 0.04346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