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溪论坛-怀化论坛-怀化新闻-怀化房产-怀化汽车-怀化人气最旺的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查看: 9095|回复: 0

听老瞿聊诗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4 09: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尔夫说文:

               听老瞿聊诗词
                     娄茗

       一本长篇纪实《老瞿说怀化》,不仅让我们更多地了解了我们可爱的怀化,也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老瞿,同时也让我更多地了解了老瞿。
       可听老瞿聊诗词,我还是头一回。那天,我乘老瞿的车去沅陵办事。我们边走边聊,聊着聊着,不经意间我们就聊起了诗词。
       他先说起了现代诗,那可是语出惊人:现代诗已发展到了顶峰,再发展就得乘火箭或者坐飞船了!证据就是截至今天,也没有出现一个伟大的诗人,学者空因有一篇发在网上的文章《中国当代为什么出不了伟大的诗人?》,你可以去看看。相反,举世公认的现代伟大诗人就是毛爷爷,而毛爷你好像没有什么现代诗,基本上全是古体诗。
       我亦吃惊地问,此话怎讲?
       他说:一、现代诗自郭沫若等老一辈倡导以来,已一个世纪了,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毋庸讳言,至今也没有达到唐诗、宋词和元曲的高度。这是不争的事实,哪一个现代诗人即使是很有成就的诗人也不敢否认这一点。二、现代诗这一文体学自国外,但至今也没有哪个诗人的成就达到或超过普希金和泰戈尔等国外大诗人。其实这也是文学媚外的一种表现。有人说郭沫若就是一个“伟大”的媚俗家。我们只要把国外大诗人的诗作同我们唐诗宋词元曲大家的诗词曲比一比,同毛泽东诗词比一比,都不知道要差到哪里去了,简直不在一个层次!中央电视台诗词大赛,为什么内容大多是唐诗宋词元曲而绝少有现代诗和外国诗,只要看了这台节目的观众,我想应该都会有与我一样的感触。
       我说,这一点我也算有同感吧。
       老瞿接着说,可我们的文学评论家对现代诗的评论却是一个劲地为新诗唱赞歌,这也好,那也好,简直好上天了。你看现代的主流诗歌刊物,传统的诗词占有的篇幅不是少得可怜吗?!他们这是一种对诗词这一文学形式、这一祖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到底如何更好的向前发展,采取的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其实我们应该认真反思并好好总结,既肯定成绩,更要正视问题,纠正谬误,指出诗词的发展和前进方向。
我说,你这是就新诗成就而言,能不能说说为什么会是这种结果呢?
       老瞿又侃侃而谈:新诗一是没有形式美。你是文人,又是报社的副刊编辑,读了不少,也编发了不少现代诗。你看啊,一首现代诗中,短的有一个字一行的,长的有十多甚至二十多字一行的,所以只好分两行写;有的在一行诗中,句号后面还要加上几个字的,这到底是一句还是两句呢?使读者得不到要领,既看不到诗歌的形式美,也领略不到诗歌的意境美。二是没有韵律美。所有现代诗,都不讲究押韵了,所以,我看不到有多少韵律美,任你是什么朗诵家,也任你怎么读,都读不出这种感觉。三是记不住难传承。现代诗大多都比较长,句子参差不齐,不光难读难懂还相当难记。任是诗人自己,你要他背诵他自己写的几首诗,说得不好听,恐怕一首都背不全,更遑论读者了。他们能背诵的,也还是唐诗宋词。他们教育自己孩子去背诵的诗词,一定不会是现代诗,也肯定还是唐诗宋词。不过,现代诗也没有几个人去读罢了。硬着头皮去读,特别是遇到那种“晦涩”诗的味道,难免有一种受折磨的感觉。四乃最重要的一点,即看不懂,“晦涩”。“晦涩”是出不了优秀的诗作和伟大的诗人的。因为它脱离人民大众这一最广大的读者,失去了文学存在所依赖的群众基础。中央电视台诗词大赛之所以有那么多的观众,产生那么大的反响,就是这些诗词能够抓住大众,大家读得懂,记得住,兴趣高。试想,任何一个人对他不懂的诗歌,能引起他的兴趣吗?不知道你看过这则报道吗,日本百岁女诗人柴田丰的诗集《请不要灰心呀!》翻译成中文版,书刚刚印好,遗憾的是她还未来得及看到这本诗集就仙逝了,终年103岁。颇堪玩味的是这位曾风靡日本的长寿女诗人,92岁才开始学习写诗,写诗完全是为了充实晚年孤独而无聊的时光,居然一不小心成了日本家喻户晓的诗人,她的处女诗集《请不要灰心呀!》10个月销售了150万册,诗中表现出的对生活的热爱和人生的信念,抚慰了亿万因地震海啸而伤心沉痛的人的心灵。那么,她写的都是些什么诗呢?这里转引其中一首,就是那首《请不要灰心呀!》,只有短短几行,明白晓畅,而又让人感受到一种力量: 我说/你不要唉声叹气地/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微风和阳光/并不偏心/梦/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你看看我/也有过伤心往事/可我依然觉得/活着挺好//所以我说/你也不要伤心/不要气馁 。这首诗通俗得连小学生也一眼能看明白,为什么却能打动那么多人的心呢?难道不值得我们思考吗?不值得写晦涩诗的同仁思考吗?
       我说:好像有一定的道理,那你能说说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吗?
       老瞿也耿直,大概车上只有我们两人,他也放得开,讲得很直率:晚清以来,中国落后了。精英们在寻找救国救民道路的过程中,先是以为器不如人,所以有了洋务运动,建成了亚洲最强大的北洋水师,甲午一战惨败,说明主要还不是这个原因。再以为是制不如人,于是有了辛亥革命,虽然推翻了满清,但革命尚未成功,被袁大头窃取胜利果实,同志还仍须努力。三是又探索,发生了五四运动,喊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认为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不行,没有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于是摸索着学习西方文化,表现在诗歌上,就是基本摒弃了中国的优秀诗歌传统,不讲唐诗宋词了,而全盘去学写西方的那种自由诗,用我们的话说就是新诗。
       新诗就是这个时候通过郭沫若等人倡导兴起的。你还记得郭沫若诗集《女神》吗?就是《女神》特别是其中240多行的《凤凰涅槃》那首现代诗开辟了中国新诗时代。其实,大多数现代诗人到了一定年龄,差不多也都会回归到传统诗词的写作。即使新诗鼻祖郭最终还不是又回到了传统诗词,比如那首著名的《水调歌头·粉碎四人帮》。
       这里其实已讲出了两个原因,一是丢失了自己优秀的传统诗词文化,二是媚俗作怪,在诗词创作上也崇洋媚外。我们优秀的传统诗词文化,几千年前就达到了一个高峰,比如《诗经》,后来的唐诗宋词更是发扬光大。可是我们对于这样国宝级的优秀诗词文化,不去传承发扬,古为今用,以使其登上一个更加辉煌的高峰,反而从零开始,去学外国人的那种自由诗即所谓的新诗。试想,国外的诗人如普希金等,他们的那种自由诗已经到达了一个高峰,而我们则从零开始,蹒跚学步,能出伟大的诗人吗?能出伟大的诗作吗?
       老瞿还说,新诗和我们的古体诗词相比,哪个更为优胜,更为适合中国国情,我不做结论,我们来看看匈牙利诗人裴多芬那首著名的《自由与爱情》诗的翻译,翻译家孙用和兴万生都曾用自由诗亦即新诗的形式翻译,但没有几个中国人能记住,而只有“左联五烈士”之一的殷夫用五言古绝的形式翻译成“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却被大多数中国人牢牢记在心里。你看,新诗和我们的传统古体诗词相比,不是立判高下了吗?
       看来老瞿还是个有思想的人,这更加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是一个文学人,很关注我们文学事业的发展,当然也非常关心诗歌的发展,我带着好奇心问,那你能不能说说我们诗歌今后应如何发展,才能出伟大的诗人和伟大的诗作?在这样的重大课题面前,我也想看看老瞿到底怎样回答。
       老瞿咂咂嘴,清了清嗓子,说:这可是个重大课题,我这样一个小人物,本不该置喙,既然你问到了,就说说我个人的看法吧。总的是要坚持毛老人家说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原则,中国古体诗词和国外现代诗歌各有长处,应取长补短,融合发展,而不能有失偏颇。试想,任何事物,融合了两者长处,不是更强大吗?其次是要坚持以我国传统诗词创作为主,学习国外诗歌创作为辅,因为我国传统诗词毕竟取得了伟大的成就。有位哲人说过,站在巨人肩上,看得更远。同理,我们站在自己传统诗词取得伟大成就的基础上,来发展我们的诗词,不是更容易取得更好的成果吗?再次是我们传统的古体诗词不能固步自封,要与时俱进,大胆革新。应该说宋词是在对唐诗的革新过程中取得辉煌成就的。那怎么革新呢?我想是四个“放”字:一是用韵“放新”。 诗词创作还是要坚持押韵,而押韵应该用中华诗词学会编定的十四韵《中华新韵》,因为我们现在写诗填词,主要是给现代人看的,而不是给古人看的,现代人讲的都是普通话,普通话中已淘汰了“入声”字,故诗词应以新韵为主,这样,普通读者都能读懂,都能感受到诗词的美。但也不反对用《平水韵》和《词林正韵》,用时加以注明就行。二是平仄“放松”。除了古风体诗外,格律诗及词、曲都讲究严格的平仄。也正是这严格的平仄束缚了人们的手脚乃至思想,使得我们的格律诗和词曲后来没有得到很大的发展。所以,要以意为先,能表达很好的思想内容,就不要刻意去求平仄了。三是对仗“放宽”。对仗有工对和宽对,我们不一定硬要要求日对月、天对地那样的工对,只要词性能相对即动词对动词、名词对名词等宽对就可以了,亦要以意境为主,不能为了对仗而害意。四是“粘”“对”“放开”。格律诗中讲究“粘”和“对”,“粘”即首联末句头两字和下联第一句头两字的平仄相同,“对”即每联头两字的平仄必须相对。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束缚,应该放开,像古风一样,不要严格讲究。若能“四放”,就不存在“孤平”和“拗救”的问题了。以上讲的“四放”, 也不是一概如此,若能严格按律,又不害意,那当然是求之不得。
       不好意思,我的这些观点可能会贻笑大方的哦。
       我很喜欢老瞿的探索,我说,我把你的这些观点整理整理,在相关的媒体发表出来可以吗,说不定还会引起一场诗歌发展的大讨论呢?
       老瞿说,好呀,那也说明我为诗词发展出了一点力了!
       于是,我就整理出了这么一篇文字。好了,有兴趣的朋友请您也对我们的诗词发展说说自己的意见吧。赞成的、反对的,都行。
       哦哟,说了半天,还忘了告诉读者老瞿的实名——瞿春林。

                  (编辑语:爱好诗词的朋友,你们有不同的观点,可发此原创文学版帖子,或发本人qq邮箱:1348668251,或发我微信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0745news.cn Inc. ( 湘ICP备06016756号-1 )

GMT+8, 2019-7-23 15:13 , Processed in 0.04011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