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溪论坛-怀化论坛-怀化新闻-怀化房产-怀化汽车-怀化人气最旺的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查看: 3933|回复: 0

张平扬微小说三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6 13: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平扬微小说三章




                                            “强奸犯”

       这几天,栗木乡松竹坡村党支书周辣梅就像丢了魂样的,时不时跑到村对门的山顶上向外打望,她在接一个人。
       前几天到乡政府开会,和新来的书记约好;这几天要到村里来看看,商讨通公路的建修问题。可过去了一天又一天,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还是没有看到半个人影。打电话?不是打不通,就是对方老是占线。也难怪,哪个叫你松竹坡隔乡政府那么远,又不通车路。从乡政府到村里来,要走20多里山路。中间还要爬三座大山,涉五道溪涧。这位新书记又是个女的,三十来岁的样子,是从县机关调来的,平时可能就不蛮走山路。听说那么远,怕是不来了。可不来,又怎么行呀!今年全县要脱贫,松竹坡村是不能拖后腿的。本来,松竹坡的自然资源蛮丰富,那漫山遍野的山竹子,一到春天,那竹笋子呀“嗖嗖嗖”地直往土皮上钻。随便扯一会,都能用车子装。那可是城里人的美食佳肴呀!可不通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变成竹子。竹子要变城商品,产生价值,也要车运。肩扛又能扛几根呢?可是不通公路,何况乡里原来办的几个纸厂,因为环保,早就关闭了,没有了销路,就只能烂在山里。秋天来临时,山上的野葡萄、藤藤果、木黄瓜、毛板栗都成熟了,酸的、甜的、香的、脆的应有尽有,比城里超市卖的果子好呷多了。还有村前溪沟里的小鱼小虾呀,随便用勺子舀一下,就能弄上好几条。由于不通路,隔市场又远,有时弄上几斤,十来斤到街上卖,走到那里,这些鱼虾们都翻白眼了。天热的时候,时不时发出一股腥臭味,那些城里人不要说买你的,一走到你摊子前就紧捂着鼻子离开了,像躲瘟疫似的。村民们盼路呀,眼珠子都望黄了,作为“一村之主”的辣梅也快急疯了。
       前几年,村里也曾多次向乡党委、政府递交修路申请,可领导一句话说:工程浩大,资金难筹措,便不了了之。据说这新书记,虽说是个女的,但有魄力,也有魅力,神通大着呢!你看,那天乡里开会,辣梅和她一讲起这个事,她就爽快地答应要到实地看看。可过了这么多天,咋就没有来呢?要是路还不通,村民们拿什么脱贫呀?说不急,那才怪哩。正在她这样想呀,急呀的时候,看到一只老公鸡拼命追母鸡,乡里叫做“踩雄”。辣梅脸不觉一红,突然来了灵感,马上把村文书叫来,要他赶快到乡政府跑一趟,向新书记报告:就说村里发生了一起强奸案,请书记带派出所的人快来处理,不然的话,要出人命。交代完后,辣梅回到屋里,吩咐老公赶快杀鸡宰鸭,说有贵客要来。
       大约过了五个多钟头,新书记果然来了,还带了乡派出所 的民警。还未进屋,一个民警就问:“强奸犯在哪?”
     “不要急嘛,走了这么远的山路,先呷碗饭再说。”周辣梅见书记来了,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脸上泛出一丝久违的笑容。便招呼老公赶快上菜,不一会,一桌丰盛的菜肴瞬间摆了出来。走了蛮远的路,大家确实也饿了,抓起饭碗,盛满饭菜,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女书记吃了饭,问辣梅:“现在饭也呷了,你快告诉我,强奸犯住哪?”
       辣梅噗嗤一笑,只好低头说明原委。
       乡里来的新书记听了后叹了一口气说:“辣梅啊,我要表扬你,也要批评你。你扶贫心切,决心改变松竹坡的面貌,我完全理解,但你的性子太急躁了,谎报村里发生强奸案,这就不好了。前两天我身体不适,发高烧,未能及时来,对不起乡亲们啦!”
       辣梅错怪了新书记,感到很不好意思。



                                              不中用


       老鸭田村的赵老汉养了四个儿子,老大,老二,老三都很听话,也很努力,从小学、初中、高中,成绩都名列年级前几。老四大概是在初中时,得了一场大病,脑子变得迟钝了些。尽管也很刻苦、努力,可成绩总是在中下游徘徊。学校每期发来通知书,赵老汉一看到上面的成绩,就骂开了:“不中用的东西!”
       几年后,哥哥们相继大学毕业。老大去了深圳一家研发公司;老二留在省城,在一家省局机关上班;老三想到父母快要老了,要照顾老人,便申请回到家乡,几年后成了家乡一中的校长。老四高中毕业时考大学没有考上,之后又复读了两年,还是没考上。只得回到家中,跟父亲一起做阳春。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老大、老二、老三都步入“不惑”,老四呢?也早“而立”之年了。今年清明节,赵老汉把四个儿子喊到跟前,说趁着自己现在勉强走得动,带他们几兄弟去给早两年去世的老妈子扫墓。清明节那天,父子五人出发了。老鸭田地处大山窝,农村人葬坟讲究风水。葬老妈子的时候,选了一块坟地,离家蛮远,还要爬两座山。这就苦了老大、老二、老三,他们挺着大肚子,晃动着那油光闪闪的大脑袋,一步三摇,好不容易到了坟地,“哎哟哎哟”,一下瘫坐在坟地中的茅草里。老四呢,由于常年劳动的缘故,脸不改色气不喘,一到坟地,先是用镰刀砍去坟上荒草荆棘,然后拿起锄头、铁铲挖土培土。一个人忙上忙下,没有哪个前来帮忙。赵老汉看了看那几兄弟,实在忍不住了,便大声吼了起来:“你们这些不中用的东西,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只知道玩手机,不帮你弟一下忙!”
       老父亲开腔了,三兄弟放下手机,无可奈何地接过老四手中的锄头、镰刀、铲子,搞了还不到一袋烟的工夫,个个搞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老父亲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很不高兴。老四望了望父亲问:“您老人家怎么又骂我了?”老父亲说:“我是骂了你三个不中用的哥哥。”便又骂了起来:“不中用的东西!”



                                               差一点


       县委党校新教学大楼落成,县委武书记前来视察。见书记来了,校长、老师,还有参训的学员,一起迎了上去。相互握手以后,一学员提出:请书记题个词。大家都知道:武书记是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对书法很有研究,造诣颇深。武书记也不推辞,要校长取来纸笔。
     “写什么呢?”武书记接过纸笔,略微思索了一下。
     “对,就写它!”武书记参加过中央党校举办的县委书记研修班,记得中央党校大门口岩头上写的那几个大字。于是展纸、举笔,“刷,刷,刷”,“实事求是”四个大字跃然纸上。那可真是铁划银钩,遒劲挺拔,力透纸背。人群顿时发出阵阵赞叹声。这时,一位学员站了出来,像发觉了什么,手指着“求”字,小声地对武书记说:“求字差一点!”
     “差一点就差一点嘛!”武书记放下笔,轻轻地拍了拍这位学员的肩膀,不紧一慢地说:“实事求是关键在一个求字,我们在生活中就缺那么一点啊!”
       大家一听方知武书记写字的用意,啪啪鼓起掌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0745news.cn Inc. ( 湘ICP备06016756号-1 )

GMT+8, 2019-9-23 09:08 , Processed in 0.03752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