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溪论坛-怀化论坛-怀化新闻-怀化房产-怀化汽车-怀化人气最旺的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1271|回复: 0

乌峰独立斜阳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2 10: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乌峰独立斜阳外
                                  姚筱琼

乌峰的一切都与历史有关,也正因为如此,才显示出它独特而又深厚的文化底蕴,使之成为当之无愧的省级历史文化古村。
在这里,人们触摸不到太久远的记忆,却可以根据古老的牌坊、青石板古驿道、烟熏黑的吊脚楼、几进几出的四合院感受到岁月的更替,历史的变迁。
围墙是老的,基脚由层层叠叠碎石垒砌,高约两尺盈余。这些石头历经数百年,不仅没有风化,成为齑粉,居然棱角宛然,丝毫不朽,可见它们不是一般的石头,而是七亿年前地球发生骤冷骤热变化形成的冰碛岩,是世界上稀有的石种之一。这种石头经过冰与火的锻造,沉重而又坚硬,用这种石块做奠基石,可见乌峰谌氏老祖宗很睿智,也很用心。碎石上面铺一层条石,从极其粗粝的制造工艺上看,这种条石也是坚硬无比的。条石之上横砌清一色青石板,精心錾刻花纹,青石板上面是不同色泽的砖墙,有青、灰、红三种颜色,这是不断翻修的见证。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扛得过岁月的蚕食,人们可以无休止地修复家园,但是无法恢复其原样和内在精神。看着眼前坍塌又恢复、恢复又坍塌的围墙,我想起昔日“龙潭八景”里有“乌峰瀑雨”“芙蓉叠翠”两景属于乌峰,那是何等令人遐想的美丽景观,如今在我看来,却已被“乌峰漏雨”“残垣断壁”取代了。
走进乌峰四合院,你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标准的中国传统建筑。无论几进几出,木质的建筑总是在庄重中透露出温暖的关怀,尤其是明清的四合院,把华丽和封闭的中国古代建筑推向了极致。第一进垂花门由倒八字门构成窄院,第二进由厢房、正房、游廊构成,正房和厢房旁边还有耳房,第三进为正房后的罩房,在正房东侧耳房开一道门,连通第二和第三进院。四合院的文化底蕴就在于官制几进几出,东西房舍、前堂后院都有自己的文化说法。
乌峰的四合院建筑风格古拙、大气,端庄、稳重,窗棂雕花精致细腻,每座主院都有宽敞的正院、偏院、套院、穿心院、跨院等,几进几出,一座院落套一座院落,就像一个“九连环”,让人不禁想起“庭院深深,深几许?”的诗句来。
看完豪宅群,再看老屋群。走在古朴的青石板路上,时不时与村里人打个照面。女人穿红着绿,年纪却不轻了,男人外出务工,一应农活交给老人和女人。这个季节,刚收完山里的包谷,又要开始挖地里的红薯。吊脚楼上探出的笑脸是那样亲切,一张皱如秋菊的脸告诉我,现实就是如今很难有豆蔻年华的清纯少女撞入眼帘和镜头。墙头、房顶、廊前、阶沿、天井,青石板禾场几乎都长了草。长草的房子多为濒危房,很少有人住,格局也非常简陋,只是东西两屋中间一个大堂屋,东边屋里住着老父母,西边屋里住着儿媳妇,东西两家各过各的日子,并且都不怎么富裕。檐下、窗口、房梁、晾衣篙都挂着金灿灿的玉米,那种金黄耀眼的饱和色彩既不代表富庶,也不代表贫穷,它曾经是人的粮食,如今是猪的口粮,如果说社会有了进步,人们生活水平有所提高,这也许就是一个佐证吧。我们为什么不跟上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足迹呢?
在乌峰,有些东西是仍然能够实实在在感受得到的,并且永远都不会变,那就是人们信奉的忠孝仁义礼贤。它就像溆水源头的乌峰溪水渗透到雪峰山脉的骨骼里,同时也渗透到乌峰人骨子里的一种雪峰山文化现象。
进入乌峰古村,一栋规模宏大的砖砌浮雕牌楼映入眼帘,这是谌氏一族自筹资金新修的凌碧公祠堂。重檐歇山式屋顶,飞檐翘角,参差相衬。大门两侧有一对石狮,雕刻精致。仰望顶部,翘角两翼为鲤鱼跃龙门图案,反映谌氏一族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横楣是双龙踏云,取青云直上寓意。主额正中是“谯阳郡”三个烫金大字,左右两侧是谌氏始祖大节公、端甫公一文一武浮雕彩绘。接下来是福、禄、寿三星图和全家福,大门上方双龙烘托“凌碧公祠”匾额,两侧随墙嵌有浮雕人物花鸟图以及两对生动别致、栩栩如生的白兔。据传说,谌氏先祖是个大孝子,为母亲守陵三年,冬天寒冷,卧榻成冰,是兔子跑来卧其胸口取暖才得以活下来,由是知恩图报纪念白兔。祠堂内有戏台,平面呈方形,四柱,歇山顶,八角重拱复斗式藻井,柱上撰有一幅对联:欲知世上观台上,不识古人看今人。
乌峰谌氏始祖谌克盛,字凌碧,是江西五里始祖乐全公的十六世孙,迁居溆浦龙潭,至他这一代已有二十四兄弟,根据开枝散叶的老规矩,他单身迁居乌峰,以磨豆腐为生。此地接壤古鄜山梁,为沅水上游的溆水源头,峰回路转,远隔尘嚣,别成溪径。凌碧公虽然家境贫寒,但性情慷慨,乐善好施,曾把自家阴阳山作远来客商丧葬之地,此举感动当地财主王民熙,将独生女嫁与公,育四子一女:守温、守良、守恭、守俭(女)、守让。王民熙一心扶持女婿,无私赠予田产,又怕族人生隙,伤及女婿自尊,遂想尽办法,以各种名目赠予,如嫁女时陪送“妆嫁田”、端午节陪送“粽粑田”、中秋节赠予“茶果田”等等,不一而足。一来二去,王民熙夫妇将财产悉数转赠女婿,随后索性携夫人游历四川,最后客死他乡。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凌碧公死后,其后人遵照他的遗嘱,每年清明设王氏二老神主遥祭,代代相传。如今乌峰祠堂建成后,更是把王氏牌位放进谌氏祠堂供奉香火,共享祭祀。此举大开“移风易俗”之先河,也应了戏台柱上的那句话:欲知世上观台上,不识今人看古人。
我怀着虔诚的心情,远远站在公路上看着山下那座清代敕造的“节孝流芳”牌坊,在心里默默叩拜了谌氏节母韩新香。这位19岁出嫁,20岁守寡的节妇,以她克勤克俭的风范,宽厚仁慈的品德在乌峰有口皆碑,深深影响着这方子民,传承了一种淳朴的民风。
我以同样虔诚的心情,走进艮胡子院子。这个院子在半山腰,挺大,但荒凉。青石板台阶长满杂草,厢房东倒西歪、正屋也落了锁,无人居住。站在这个院子里,阳光从虎形山那边透过来,亮晃晃地照着我的背,我转过身,强烈地感觉到刺眼。向导谌柏指着脚下说,这里曾经是野战医院,1945年抗日战争湘西会战龙潭战役就在距离乌峰不到十公里处开战,每天都有大量的伤员运往这里,来不及救治死掉的战士尸体堆积如山,山前山后就地掩埋不知其数。他的话,让我觉得天空“唰”地变得更亮了,和平日里亮得不一样,亮得怪异不安,好像这光亮之外隐藏着某种力量,迫使我脱口而出:难怪这里的土地黑得不成样子,长出的红薯粗壮得像南瓜,原来是用血肉做的肥料。此话一出,光亮顿暗。向导谌谋盾说,乌峰靠山边的土地,至今还因为农民种地和修房屋,没完没了地刨出人骨头。到过大黄沙、小黄沙、鹰形山等抗日战场遗址的人都知道,那里的每一寸土地都被鲜血浸泡过,因为死人太多,阴气太重,一般人不敢靠近。
1945年深秋,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很多人因为那场战争而来,又因为那场战争而死。那些生命很年轻,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苦难,也不知道什么是牺牲,但他们经历了我们没有经历过的苦难,经历了那场战争,而且就在即将胜利的最后关头倒下了,没有留下姓名,也没留下籍贯,许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永远躺下的这片山脉叫什么名字,而这片山脉也不知道长眠在自己怀抱中的他们叫什么。正好应了“青山到处埋忠骨”那句话。但我知道,这句话包含那么深的遗憾,那么厚重的叹息,那么执着的呼唤。让人无法回避内心的伤感。
“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立斜阳。”黄昏的乌峰村是那样宁静和美丽,它周围的雪峰山沐浴在血一般的暮光中,远远看去有着金属般的光泽,就像一把大大的铜锁,锁着一个无法接近的真相,尘封一段锈迹斑斑的记忆。
带着深深的遗憾和叹息,走出即将坍塌在斜阳里的野战医院,我无法走出历史的迷茫。既为历史骄傲,也为历史悲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0745news.cn Inc. ( 湘ICP备06016756号-1 )

GMT+8, 2021-1-21 13:14 , Processed in 0.06087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